“非时”—— 徐晨阳油画作品展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从何时开始喜欢画画已经记不清了,可以说,儿时最多的记忆就是自己一个人坐着小凳,趴在一张高一些的方凳上画画。屋外街道上孩子们玩耍的嬉笑声在耳中渐渐远去,完全沉入到自己的天地。绘画于我,似乎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兴趣。

展览主题:非时 徐晨阳油画作品展

  我出生于江苏无锡,这是一个与绘画艺术有着很深渊源的地方,历史上出现过东晋的顾恺之、元代的倪瓒等艺术巨匠,近代又出现了两位影响中国美术发展的关键性人物徐悲鸿和吴冠中。我的父母早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学院美术专业,当时的南师大家云集,教师中有傅抱石、陈之佛、秦宣夫、吕斯百等众多先生。父亲徐智清,自大学时期就开始漫画创作,先后在报刊上发表了数百幅作品。母亲王惠琴长年从事年画和宣传画的创作。我儿时身体较弱,一生病就会随母亲去她工作的市文化宫创作室,很大的一间画室,有男女多位画家在里面进行绘画创作。自幼的耳染目渲,可说是父母对我的重要影响。

艺术家: 徐晨阳

  由于当时父母工作繁忙,我儿时大部分的时间是在无锡,与外公外婆生活在一起。童年最愉快的事情就是画画。那时普通人家的经济都不富裕,但外公却从不会在我的画具上节省。我经常一画就是两三个钟头,天天如此,纸和笔的消耗很快,外公总是源源不断地供给,一用完了马上就会买来新的。那时画画于我是一种游戏,完全在一个幻想的个人世界里驰骋想象。画画又是一种挑战,是实现不能实现之事。从幼儿园开始,当老师问起长大了想做什么的时候,我的回答只有一个,就是做画家。当画家是我从小的理想,从未想过长大后要做其他的工作。也正因为如此,在后来的求艺之路上,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和阻碍,都能不改初衷,直至今天。

策展人:孙迪

  江南自古以来是中国文化积淀极为深厚的地区,有着滋养艺术的土壤和诗性的空气。七十年代的时候,无锡市区的每家都有一个有线广播,那种方的木制盒子,挂在墙上,底下有一根长长的开关线,一拉广播就响了。有很长一段时期,每天晚上广播的结束音乐都是二胡独奏的《二泉映月》,悠远而苍凉,让人静静地沉入其中。当时我大概是八、九岁,常常会一个人在后屋,默默听完曲子后再去楼上睡觉。几十年过去了,曲子还会时时萦绕于耳边,不仅是儿时江南静夜的回忆,还有不远处大运河上船只行驶中橹槁划动河水的声音,甚至当时灶坊间里电灯泡暖暖的光线、空气里炉灶散发的特有味道,都会在脑海里清晰浮现。而江南建筑白墙黑瓦极富装饰性的构成,弄堂两侧石灰墙丰富的灰色调子和巨大的阴影,给我带来了最初的形式与美感的印记。这一切,我想都会沉潜到自己后来的创作中去,曲折地体现出来。文化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是入骨的。

开幕酒会:2012年5月5日(周六)下午 3:00

  中学毕业,为了学画,我考入了南京晓庄师范美术班。当时这是江苏省唯一招中学生的美术专业。三年的时间,没有数理化和外语的课程,每天从早到晚除了画画、读一些诗词古文之外,还是画画,打下了扎实的绘画基础,可说是三年的童子功。入学之初有参加工作两年后可以报考大学之说,而当我工作两年后想参加高考时,却受到了区教育局的阻挠。我是南京市玄武区第一个要辞职的教师,区教育局不让辞,当时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获得一个待业青年证。因为,如果是待业青年就可以报考艺术院校,继续求艺之道。辞职不行,我就提出自动离职,放弃工龄,结果依然未被同意。

展览时间: 2012年5月5日2012年6月20日

  这种情况下,我只好到所在的街道办事处想办法,那里的工作人员也很同情,帮忙开了一张街道的介绍信,才参加了高考。实际上当时辞职参加高考对我来说有着很大风险,由于初中毕业后上的是师范,高中的所有课程都没有学过。自己并没有把握能在短时间内把这些科目都补上,所以压力还是挺大的。一年紧张的文化课补习,同时还要准备绘画专业的考试。1987年报考南京艺术学院油画专业,我的专业成绩和文化课成绩在所有考生中名列第一。我当时的文化课分数是330多分,南京艺术学院油画专业的入取分数线是240分,减去不算分的数学,超出录取分数线将近80分。但在宣布录取结果前,却有人写信至南艺,告发了单位未同意参加高考之事,结果被取消了入学资格。第二年我再次参加高考。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入南京艺术学院油画专业。当时南艺的不少老师都对我有印象,知道是那个文化课和专业课成绩考第一却没来报到的学生。

开放时间:上午11:00 晚上21:00

  当时南艺有一种自由的气氛,对学生的创作也比较鼓励,但是教学重点还是放在写生上。虽然考上南艺极为不易,但在大学期间,我可能是班上逃课最多的。有些不感兴趣的课程就想办法不去上,空下来的时间放在自己的创作上。即便出勤率不高,我仍然凭借成绩连续四年拿到学校的奖学金。并以当年全校本科毕业生第一的成绩毕业,同时获得1992年度刘海粟奖学金,是当年度全校学生中获得此奖的唯一本科生。

展览地点: 北京朝阳区工体北路4号院(盈科中心南侧)

  毕业以后,经过短暂的工作,1994年,获得日本文部省奖学金,赴日留学。当时南艺的老校长冯健亲先生,是一位非常好的人。他并没有教过我,只是来看过我的毕业展,对我的作品有印象,了解到我想出国留学,先后给我写了多封亲笔信,推荐给日本京都市立艺术大学和名古屋县立艺术大学的校长。虽然,最终的留学以及奖学金并非冯先生推荐的结果,但是我在心里一直非常感谢冯先生。

主办单位: 四九画廊

  对于去日本留学,可说是艺术偏好加机缘巧合的结果。实际上我对美国的艺术不是特别的喜欢,在我的感觉里面,一直觉得欧洲的艺术要更好一些,当然这是我个人的偏见。为什么选择日本?我觉得它是东西方文化结合的地带,它的传统和中国有很多衔接的地方,又早于中国几十年接受西方的艺术,中间基本上没有中断过,这样就会呈现出一个完整的东西方艺术交融的生态来。同时我对日本的艺术,也有一定兴趣,比如浮世绘。我想看看日本这样一个东西交汇地方产生的艺术是怎样的。就像是一颗东方的种子,施了西方的肥以后,长出什么样的果实来。又正好能拿到奖学金。能够不考虑生计地画画,对任何一个画画的人来说都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电话: +86 10 6501 1949-8805

  由于拿了文部省奖学金,我没有像其他留学日本的人那样,必须经历上语言学校的过程,而是直接进入大学的大学院,也就是研究生院学习。但是语言的障碍毕竟还是存在的。开始的时候,与日本的老师以及同学们的交流完全无法进行,只能由台湾留学生作翻译。但绘画很多时候是无需语言的。当时中日之间的收入差是很大的,中国留学生基本上都会去打工,即使是拿着奖学金的。但是我却从早到晚都是在画室里。

传真: +86 10 6501 6016

  我专注很快就得到了周围老师与同学的认可。当时系里有一个叫福冈奉彦的教授,是日本独立美术协会的一位很有名的画家。但是他的脾气很不好,对学生非常凶,甚至对其他教师也常会冷言相讥。我曾经亲眼看到他把一个日本女同学骂哭,背后学生们都叫他鬼。但这个教授对我却特别好,周围的学生,包括老师都觉得奇怪。原因其实也很简单,这个教授是个非常勤奋的画家,在我去之前,美术系大楼里每天晚上最后一个离开的人一定是他。但我去了以后最后离开的人就是我了。我的画室在一楼,就对着停车场,教授离开时总会看到我画室灯还亮着。后来成习惯了,他每晚回家之前都会从外面拉开窗户,对我说:还没有走啊,早点休息,不要冻感冒了云云。甚至有时候他会跑进来亲自帮我加取暖炉里的油。我想这一情景如果被其他日本学生看到,可能眼珠子都要掉出来的,因为在日本的大学里,教授的架子是很大的。

Email: Gallery49@163.com

  留学期间我一方面着重研究西方及日本各流派的油画艺术表现,力图对当今世界绘画艺术有一个整体的把握,同时也在不断探索属于自己的艺术表现风格。自1994年至2000年的尝试了多种绘画材料。除油画之外,先后画过坦培拉、弗莱斯戈湿壁画、岩彩画、铜版画、水印套色木刻、水墨画等。在经过大量的尝试和研究后,终于在2000年自创出一种独特的绘画表现方式,与传统的油画表现技法拉开了距离,形成了自己个人的绘画语言。2004年,在日本获得第三十三届绘画的现在─精锐选拔展唯一金奖,成为日本第一个获得此类全国性专业绘画大奖赛金奖的外国人。我的绘画风格也赢得了很多日本藏家的认可,形成了一个稳定的藏家群。自1998年至2007年,先后在日本各地的美术馆及艺术机构举办个人画展十八次。

Doraemon

  2006年回国,进入中国艺术研究院杨飞云先生的油画博士课程。三年的学习于我可说是受益匪浅。杨老师不仅在艺术上言传身教,其艺术追求的精神也影响着周围的每一个人。期间,我的绘画表现有了进一步的展开。而博士课题的研究与论文写作,也让我得以将留学日本十余年来的研究和心得加以梳理和总结,完成了博士论文《意与物日本当代具象绘画研究》,为自己绘画创作日后的展开,打下了一个较好的理论基础。

Theme of the exhibition: Moments of survival and perish

  2009年博士毕业留院工作后,进入了我绘画创作的一个多产期,先后创作了《非时》系列、《惊蛰》系列、《姿态》系列、《遥远的海》系列、《奔跑的马》系列、《有静物的风景》系列、系列、《木星》系列、《记忆流星》系列等,先后在北京的恭王府嘉乐堂、四九画廊、美丽道国际艺术机构、新绎空间、香港天趣当代艺术馆、中国美术馆等处举办了个人画展,先后出版和发行了个人画册《中国当代实力派油画家画集徐晨阳》、《内观与外化徐晨阳作品集》、《态度》、《心象的肌理徐晨阳作品》、《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学艺术创作研究院艺术家系列作品集徐晨阳画集》《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家系列徐晨阳》。

Artist: Xu Chenyang

  纵观这些年来我的绘画创作,一直着重于画面的精神性和个人的独特表现这两个方面。以我画的人物为例,画面里的女性其容貌并不见得很美,但是她们都会有一种气质。首先这个气质是和古典精神是相通的,是端庄与沉静的。这既是与西方古典艺术的审美相通,同时也是中国传统美学里面所推崇的。我选择模特的标准,并不是美丽,而是其形与神所能提供给我的某种触动。我喜欢请舞蹈演员或者学舞蹈的学生做模特,其原因不仅是舞蹈演员有非常好的形体,更有令我着迷的某种沉静的气质。2004年,我曾经在巴黎请一位当地出生的跳现代舞的女孩做模特,那是个非常阳光的女孩,重要的不是她的美,而是她身上有一种使人触动的东西,我画了她好几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从地铁站口出来,朝着我迎面而来,金发飘舞,步伐轻盈,给我一种野生的鹿的感觉,一双蓝色眸子亮晶晶的。但是,一旦她按照我的要求坐下,马上就有一种很沉静的东西呈现出来。

Curator : Sophie Sun

  我在表现人物的时候,除了注重造型表现之外,还会着重表现形体背后所蕴含的意味。就像我们看达芬奇的《蒙娜丽莎》,这张画里的形象美不美其实并不是关键,达芬奇画这张画,并不只是为了画一个美女。他是想通过这么一个脸,来表达他的思想,他对人文主义的理解,对人性的看法。在东方的艺术里面,观音这个形象,是美的还是不美的,很微妙,但是无疑有一种令人震撼的东西。她的那种表情似笑非笑,很安详,很从容。但却让你无法揣摩她在想什么,让你感到神秘和敬畏,不由地去想人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同时,又能体现出人性的力量:安详、宽和、内敛、优雅,甚至是超越人性的,这样的一种脸是我想画的。也是我想通过脸这样一个图像传达的意味。

Opening Reception :3:00 pm, 5 May 2012

  而所有这一切,往往只是通过脸部几根线的表现达到的。在《非时》系列中,有多幅女性的侧面肖像。勾勒面部轮廓的一根线条,往往会经过多次修改,一根线的完成甚至会经历半年多的时间。之所以需要这样反复的调整,因为线的意味是极其微妙的,一个细微的变化就会产生不同的感觉。我并不是要将其修正到最完美的状态,而是要找到最接近我的感觉的那一条曲线。绘画的艺术内涵也许就在于反复提炼产生这几根线之中。观音的线条,眼睛、鼻子、嘴唇就几根线,但是就这几根线,是历经千百年凝练而成的,包涵着无数人的情感和意念,简简单单的造型却能给人一种特别震撼的感觉。这是我要在我的绘画里体现,美不美并不重要,要能够体现我的思想,给观者以触动,这才是最为重要的。

Exhibition time: 5 May 2012 20 June 2012

  绘画是一种很有意思的行为。古人以画来悟道,就是通过形与色来体会那种哲学意味上的本质。我的画亦是一种体悟,从我平日的所思所感之中,从种种体验和经历之中。它构建于具象形态的基础之上,而常常在有意无意中游离于本原,趋于一种意象的形态。画中之象既是实在之象,又是意中之象。

Gallery Opening Hours: 11:00 - 21:00

  我无意在画中追问哲学的命题,却会有思考和指向。在我的画里,对形而上的思考是交融于绘画这一行为之中的。对于我来说,绘画只是思考而非答案、只在探索而未结果、只有接近而无到达。

Venue: courtyard 4,gong ti bei lu,chaoyang district,Beijing

   徐晨阳2018年初夏

Organizer: Gallery49

Tel: 010-65011949-8805

Fax: 010-65016016

Email: Gallery49@163.com

非时徐晨阳油画作品展将于2012年5月5日在四九画廊举行开幕式,此次展览将展出徐晨阳的多幅油画作品及纸上作品。

徐晨阳的作品很有特点,和一般的油画不一样。从直观上来看,有中国画的线条,有类似于中国画的工笔画特征。另外有中国画的散点透视的特征。因为虽然是油画,虽然画面中间也有一些高光的表现,但是整体画面的构图和景物的处理,更像中国画。但是又不是简单地在借用中国画的元素,是将中国传统绘画的一些因素很自然地融入到了自己的艺术表现之中,同时又有着油画材料丰富的表现力和画面张力。

在色调的处理上,非常的高雅,也非常的有修养,能够体现出东方人的那种审美的传统,是人的内心深处很向往的基调。在近20年来看到很多的油画,表现现实社会的矛盾,物质化、商业化的这样一种包容和冲突之下这样一种矛盾和纠结。在这个时候色彩也是一种武器,也是一种表达情绪的武器。但是徐晨阳把这些情绪都非常细腻、非常委婉、非常温润地控制在一个恰到好处的点上。

徐晨阳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油画系。1994年获日本文部省奖学金赴日留学,先后在筑波大学、东京艺术大学等日本三所国立大学学习及从事研究,获艺术学硕士和教育学硕士学位。

2009年,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获油画创作与理论专业博士学位,同年,留院工作。

自1990年起多次参加国内外美术大展并获奖。2004年,获日本第三十三届绘画的现在─精锐选拔展金奖。先后在日本的雁木通美术馆、东京银座一枚的绘画廊、玲木画廊、筑波艺术画廊及各地市立展览馆举办个人画展十八次。

四九画廊在独立运营了一年半以后,将于4月29日参加艺术北京博览会,并也将展出徐晨阳的几幅经典油画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