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小剧场戏剧的2013:韦德国际:冬至过后,春天会来

[艺术视点]京城剧场扩容后的新问题

时间:2011年12月26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高艳鸽

  今年10月底,北京东城区和西城区公布演艺区规划,宣布打造首都核心演艺区。总投资150亿元的西城区天桥演艺区至2015年将建成30个剧场群,至2020年,将建设成拥有50个演出剧场群的演艺集聚区。而东城区的天坛演艺区,将在今后5年内新增34座剧院,打造园林式天坛演艺集聚区。北京未来的剧场数量可能达到200多个。

  北京需要多少个剧场?一大批新增剧场的涌现,将会触动北京戏剧市场的哪些神经?这些剧场的有效运营如何保证?近日,作为“2012北京国际演艺服务平台”启动仪式的相关活动之一,一场主题为“北京需要怎样的剧场生态”的研讨会就这些问题展开探讨。

韦德国际 1

东方先锋剧场内景

  北京的剧场多吗?

  北京现有的剧场有多少?道略文化产业研究中心总经理毛修炳提供了一组数据:北京能够常年演出的剧场,去年的数量是128个,加上偶尔演出的,大概共有160个。所以,如果加上东西城区将建的剧场,北京的剧场数量在未来将达到200多个。

  “一下子冒出这么多剧场,可能很多人会心存疑问,剧场投资是不是过热?北京需要这么多剧场吗?”毛修炳说,“其实从长远看,就应该要这么多。”他介绍,在纽约,平均每100万个人有42.5个剧场,但在北京,目前平均每100万个人只有8.8个剧场。所以,如果以此为参照,北京剧场的绝对数量并不算多。

  在这些剧场中,真正被大家认可、有效利用的其实更少。毛修炳介绍,北京现有的160个剧场中,每年演出场次能超过50场的还不到一半。50场是个什么概念?国话东方先锋剧场总经理、资深剧场人傅维伯表示,一个剧场如果真要担负起作为文化设施的功能和社会责任,每年的演出场次应该在280场左右,这样剧场的作用才算真正发挥。所以他认为:“北京现在有这么好的戏剧发展形势,需要多建剧场,但如何让它们真正起到剧场的作用,这是值得研究的问题。”

  所以,在新建剧场的同时,改造现有的没有被充分利用甚至低效运营的剧场空间,将这部分资产盘活,也是剧场从业者的共识。由具有50多年历史的东宫电影院改造成的东宫影剧院是一个具有480个座位的中型剧场。该剧院自今年10月开业,开幕大戏是濮存昕主演的《说客》,随后2011林兆华戏剧邀请展的一些展演剧目和其他口碑不错的剧目都在该剧场演出。东宫影剧院运营总监、北京道朴文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王雷表示,按照目前的演出密度,东宫影剧院一年的演出场次能达330场左右,如今该剧院的档期已经排到了明年的四五月份。“以前文化宫的电影放映大厅,通过改造也具备了剧场的功能,而且成为演出者愿意在舞台上表演的剧场空间。东宫影剧院的改造可以成为一个样板,它的方式是可以复制的。”王雷说。

韦德国际 2

蜂巢剧场

  创作和运营人才从哪里找?

  当数量众多的剧场建成以后,直接面临的就是演什么和剧场如何运营两个问题,其实这又可以最终归结于一个问题:创作人才和运营人才从哪里找?

  傅维伯说:“按照现在戏剧作品的创作情况,如果一下子涌现出这么多剧场,数量和质量的支撑上有一定难度,因为作品、创作者、创作资源、资金等,都是逐步积累的。”他估算了一下,假设北京有100个剧场要实现常态演出,每年大概需要1000到2000部作品,但目前北京戏剧界在编剧、导演、演员、舞美等人才资源的积累上都不够。

  毛修炳担心的也是“剧场热、剧本荒”的问题。“现在很多戏剧专业毕业的学生都不愿意写话剧剧本,而是去写影视剧本了,因为那个来钱快,所以很多优秀的话剧编剧都流失了,也导致话剧市场这几年的好剧本不是很多。”

  而留下来做戏剧的人,在王雷看来,大多数都是真心实意地去做这件事情的,“凭着热情、理想去做戏,有些人还自己贴钱”。他认为真正的戏剧人是可亲可敬的,“只要给他们一些起码的费用,加上双方的信任和承诺,就能推动他们做很多事情。”

  在北京,如果有200个剧场,是否相应的具有200个会运作剧场的人?答案或许不容乐观。王雷分享了一段自己的经历:他曾遇到一个想做剧场运营的人,对他大讲特讲服务如何人性化,其举措就是给来看戏的观众每人发一瓶矿泉水。这让王雷深感懂剧场运营的人才太少。

  剧场运营的确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像傅维伯这样的资深剧场人,也很难在艺术和商业之间游刃有余。“一谈到经商,有很多观念就转不过来。”他说,“像我们这样既搞艺术创作,又做经营管理和制作,由于面对的事情很复杂,心理压力很大。”在他看来,对于剧场管理,现在很多人并没有很清晰的概念,“剧场的运营管理,是一门学问,要对卖的商品有自己的认知和体会,不是简单的谁都能干的事。”

韦德国际 3

东方先锋剧场

  一年演出多少场才能保证正常运营?

  一个剧场一年最低要演出多少场次,才能保证它的正常运营?傅维伯的估算是330场左右。关于国话东方先锋剧场的运营情况,他介绍,剧场所在的东方广场区域,平均每天每平方米的租金是6元,所以2000多平方米的国话东方先锋剧场每天的租金成本是12000元左右,但是我们一天的场租是6000元。“也就是说即便不算剧场的人力成本和各种设备消耗,先锋剧场每天就要赔6000元。”他说,“但为什么赔钱还要做?因为中国国家话剧院必须承担起国家戏剧发展的社会责任。”曾经有人找来想在剧场里演出二人转,被傅维伯断然拒绝了,“如果想赚钱,干脆开演唱会、夜总会,但国话绝对不开,它有自己的社会责任。”

  “目前想把剧场和戏剧投资作为盈利的事情去做难度很大。”王雷也感叹。对于剧场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他表示,除了演出,剧场同时也要肩负起培养相关人才和演出项目的责任,“比如首都剧场,它不只是一栋楼,而是有一个庞大制作团队的支撑,才会获得大家的认可。”他并不期待东宫影剧院有多高的盈利,“我们对剧场的要求是,低收益运营或者略亏运营但保证它持续有好的作品、满场的观众和热度,使剧场所在的区域热起来。”

  做戏剧是一件坚守理想的事情。做过3个剧场的傅维伯,称自己“到现在还是一个穷光蛋”,这么多年之所以能够坚持下来,就是因为对戏剧理想的坚守。“这个行业太不容易了!”他说。

韦德国际 4

东宫影剧院

  戏逍堂共演出26部作品,在全国演出362场;李伯男导演工作室演出9部作品,全国演出326场;东方桥在国内外共计演出77场;明戏坊戏剧工作室演出39场;哲腾演出院线运营了近60部戏,全国巡演场次达565场……

  2014年体制外优秀青年戏剧推荐展演新增戏曲单元——

首都剧场;

韦德国际 ,  记者观察

戏剧界的一支生力军在民间

1954年建造,设计者为林乐义,坐落在繁华的王府井大街22号,交通便利,它是隶属于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专业剧场。 是新中国成立后建造的第一座以演出话剧为主的专业剧场,同时可供大型歌舞、戏剧演出和放映电影之用。

冬至过后,春天会来

  由北京市文联、北京剧协主办的2014年体制外优秀青年戏剧推荐展演将于10月21日拉开帷幕。此次推荐展演的剧目包括11部戏剧作品以及13部戏曲作品,将于10月21日至12月30日的两个多月期间在北京8家剧场上演,演出共计100余场。这也是在去年同期举办的优秀小剧场戏剧展演活动基础上的一次升级,演出剧目更多,规模更大。

剧场占地0.75公顷,建筑面积15000平方米。

  “如果今天有外星人把我们这一群人都收走,可能全国的小剧场戏剧不说倒退10年,至少发展会慢10年。”2013年12月底,在北京朝阳九剧场举办的首届北京小剧场戏剧联盟交流会上,宽友文化总经理高伟说。会场在九剧场之一的小梨园,北京几十家做小剧场戏剧的团体都去了人,导演、制作人、运营总监、宣传总监、剧场经理……把整个剧场都坐满了。当日北京大风降温,室内因为凝聚了人气很温暖。就如2012年3月北京小剧场戏剧联盟成立时的初衷:在市场不那么繁荣时,大家抱团取暖。

  参与今年展演活动的戏剧作品,有不少是活跃在当下北京戏剧市场的民营戏剧团体打造,也多出自优秀青年戏剧导演之手。这其中有这几年已经多轮演出、有良好口碑和市场反响的剧目,比如至乐汇的黑色幽默喜剧《驴得水》,哲腾出品的独角戏《三颗豆的彪悍手记》,三拓旗剧团由团长赵淼执导的形体剧《水生》,邹静之编剧、青年戏剧导演黄盈执导的《花事如期》,青年戏剧导演徐小鹏执导的《醉生梦死》。著名音乐人小柯自编自导自演的音乐剧《等你爱我》也将再次亮相,剧中包含了20首小柯的原创歌曲。孟京辉执导的独角戏《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也将再次上演。作为都市情感喜剧,《开心晚宴》将开启第三轮演出。展演活动中将有几部新作亮相,由青年戏剧导演李伯男执导的新作《马路奏鸣曲》延续其作品的都市轻喜剧风格,关注都市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庄子说》则探讨“境界”,教观众如何寻求内心的安宁。

座席分上下两层,共可容纳1200人。一层20排,每排33人左右,可容纳706人,二层6排,共267座,包括第七排41座,此排座位基本不出售。

  2012年9月,北京市文化局组织了联盟成员——北京二三十家小剧场戏剧团体去井冈山学习。这让以前不太往来的同行们聚到了一起,5天的学习时间,也是大家互相认识和了解的过程。文人相轻、同行是冤家的心态,在这样的交流中消除了。“我们意识到,必须走向联合,把资源整合起来,这样才能促进我们自己的发展,改变民营戏剧的生态环境,甚至是当下整体的戏剧创作生态。”有“小剧场戏剧之父”之称、多年来致力于推动青年戏剧人创作的国话先锋剧场总经理傅维伯,回忆当时大家心态的转变。

  和去年的展演相比,今年的一大亮点是新增了戏曲单元,由北京剧协、中央戏剧学院、中国戏曲学院等主办的首届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被纳入到今年的展演活动中。本届戏曲艺术节艺术总监周龙表示,这是以当代的、实验的、先锋的、小剧场的形式对中国传统戏曲进行的一次探索和呈现,通过多元方式传承传统文化,以吸引更多青年观众走进剧场,了解中国戏曲艺术。所以多部参演作品都具有强烈的实验色彩,而且值得一提的是,这11部参演的小剧场戏曲中,有7部都为女性导演执导。《倾国》是献给西施和吴王夫差的一首挽歌,融合了戏曲、话剧和偶戏;《一夜一生》同样融合了话剧、戏曲、歌舞等艺术形式,用很强的叙事性讲述一个悬疑故事,此前上演时,收获了不错的口碑;实验戏曲《来自地球的你》将以明月为载体以两段情连结起“古今中外,天上人间”。同时,还有取材于经典文学作品的剧目,比如以戏曲形式演绎瑞典著名作家斯特林堡同名作品的《朱莉小姐》,取材于《水浒传》的《惜·姣》,取材于《三侠五义》的《琼林宴》等。一些剧目仅从剧名看已颠覆传统观念中对戏曲的认知,比如探讨心灵独处问题的《319》,有“戏中戏”结构的《青春谢幕》,诠释人们心中对于欲望的认知的《杀子》等。

剧场建造时,正是中国向前苏联“一边倒”的年代,建筑设计的理念也不例外。剧院方面,有浓重的中亚传统风格的塔什干歌舞剧就是榜样。首都剧场的平面和外形构图与塔什干剧院基本相仿,但在建筑和室内外装饰上体现出了中国民族传统建筑的特色,如使用雀替、额枋、影壁、藻井、华表以及沥粉彩画等,使这座对称庄重的现代建筑具有强烈的中国建筑艺术风貌。

  作为联盟成立以来最大的动作,2013年11月至12月,首届北京小剧场戏剧联盟优秀作品展演举办,联盟成员中的12家创作团队,包括明戏坊戏剧工作室、李伯男导演工作室、徐小鹏工作室、哲腾文化等,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戏或者新戏,在北京的6个剧场进行了近一个月的演出,共14部作品,演出42场,覆盖观众13000人次。“这可能对于大剧场而言很少,但是对于小剧场戏剧而言,是一个很不错的数字。”高伟说。

  这次展演活动,是对近年来体制外的民营戏剧团体创作成果的一次集中展示。多年来关注扶持民营戏剧创作力量的国话先锋剧场总经理傅维伯表示,这样的展演活动,把所有的戏剧创作团队凝结在一起,虽然各个团队的艺术观念不尽相同,但是大家对戏剧艺术的追求是相同的。如今,民营戏剧团体创作的戏剧占到了戏剧演出市场的70%。傅维伯认为,戏剧界有一支生力军在民间,“因为很多民间戏剧人做戏并不是为了赚钱和取得功绩,而是为了追求戏剧理想,他们不怕赔钱”。他建议大家要团结起来,“如果是一盘散沙,就没法带动整个戏剧行业的发展”。

交通路线:乘103路、111路、202路、211路、814路等美术馆下车

  14部展演作品中,由明戏坊创作的《离婚》是口碑最好的一部。《离婚》改编自老舍同名小说,将原著中的20多个人物压缩为3个核心人物,由两个演员分饰。虽然讲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故事,编剧、导演方旭提炼出的关键词“恍惚”和“诗意”,却和当代社会人们的生存状态十分契合。

旁边是人艺实验剧场

中国国家话剧院(NTCC)

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外大街277号,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表演最高级艺术团体,是由两个久负盛名的原国家剧院(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和中央实验话剧院)于2001年12月25日合并组建的国家话剧艺术演出团体。

作为国家话剧院的前身之一的中国青年艺术剧院,成立于1949年4月,历史可追溯到1941年的“延安青年艺术剧院”,首任院长为廖承志。

中央实验话剧院成立于1956年9月,首任院长是中国话剧事业奠基人之一、著名戏剧家和教育家欧阳予倩。

中国国家大剧院

位于北京市中心天安门广场西侧,中国国家表演艺术的最高殿堂,中外文化交流的最大平台,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的重要基地[1]  。

从国家大剧院第一次立项到正式运营,经历了49年,设计方案经历了三次竞标两次修改,总造价30.67亿元[2]  。由法国建筑师保罗·安德鲁主持设计,设计方为法国巴黎机场公司。占地11.89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16.5万平方米,其中主体建筑10.5万平方米,地下附属设施6万平方米。设有歌剧院、音乐厅、戏剧场以及艺术展厅、艺术交流中心、音像商店等配套设施[3]  。

保罗·安德鲁生于1938年,是法国建筑学院和法兰西建筑科学院的院士。安德鲁设计了雅加达机场、开罗机场、大阪关西机场以及我国的上海浦东机场和广州新体育馆[6]  。

世纪剧院

是具有90年代先进水平的高档剧院。剧院以上演大型歌剧、 话剧、芭蕾舞剧为主,同时也为上演大型交响乐提供了先进的反音设备。它是目前国内设计最先进、设备最完善、综合条件最好的剧院。

剧院共设有1713个观众席位,其中一层893席、二层820席。

场馆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亮马桥路40号(近好运街

北京东方先锋剧场

位于东方广场东侧,隶属于中国国家话剧院。剧场可容纳观众320名

先锋剧场可以说是京城小剧场的老招牌了,这里上演的小剧场作品在品质上也一直比较有保障,除了上演国家话剧院一系列优秀的小剧场戏剧作品,如《哥本哈根》、《死无葬身之地》、《霸王歌行》等。近年来,更是抓住了地处时尚商业区的特点,加大了适合白领欣赏的戏剧作品的上演比重。如《两只狗的生活意见》等孟氏小剧场作品,《办公室有鬼》系列,时尚版《红玫瑰与白玫瑰》、《夜店之天上绝配》、《大家都有病》等等,并作为每年青戏节的主要演出剧场之一。

单位地址: 北京东城区东单三条8-2号东方广场东侧

乘车路线: 1路、4路、420路东单站,地铁王府井站路北

北京喜剧院

国内首个以喜剧为核心定位的专业剧场,于2015年7月16日正式营业。

由国家大剧院联合东方国际文化艺术中心有限公司与北京大道文化节目制作有限公司共同打造,由国家大剧院负责管理运营,国家大剧院将搭建一个喜剧艺术荟萃、展示、创作、交流的巨大平台,同时国家大剧院特聘陈佩斯担任剧院艺术总监。

剧院位于东四十条桥南东二环边的东方剧院基础上改造而成

大隐剧院

是贯辰传媒旗下的话剧剧院,总体规划成"剧场+俱乐部",占地面积5000平方米。观众厅分上下两层,一层池座(563个座位)和二层挑台包厢共3个(30个座位)

小剧场

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9号世贸天阶C座(时尚大厦)5层

东宫影剧院(东四工人文化宫)

位于东城区隆福寺大街47号,始建于1954年,隶属东城区工会,毗邻中国美术馆、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三联书店、中国书店,是隆福寺街区标志性建筑之一。

1954年,没有设计专家,没有施工队。凭借一张苏联的建筑图纸,下班后的工人们用自己的双手建起了这家文化宫:它放电影,偶尔演戏,也充当过区里会议用的会场。内部几经改造装修,外观还是一副古朴的摸样。

东宫现采用先进的SRD数码还音系统。已于2009年底对文化宫进行了整体的装修改造。大厅设630个座位,有贵宾席、双人包厢

东四下车五号线地铁:东北口出站,进隆福寺即到

解放军歌剧院

坐落于北京北二环路积水潭桥边,西临新街口商业中心,东望什刹西海湖畔,传统与时尚在这里的交汇,使它成为了北京重要的文化地标之一。解放军歌剧院总占地面积6534平方米,内含大小两个剧场。其中大剧场为上下双层,共800位豪华坐席,小剧场设计独特,体现了充分的空间概念,在北京众多小剧场当中独树一帜。

蜂巢剧场

剧场位于东城区新中街北端,是目前亚洲面积最大、座位最多的小剧场,除了常规戏剧演出之外,蜂巢剧场还会举办画展、摇滚音乐会、戏剧沙龙、戏剧大师班、当代诗歌朗诵会等系列国际文化交流活动。

为2008年孟京辉为《恋爱的犀牛》开辟的新剧场,之所以叫做“蜂巢”,暗喻像蜜蜂一样辛勤的工作。

蜂巢剧场位于东直门附近,大约有300多个座位

北京市东直门外新中街3号 工商银行斜对面路西(原东创电影院三层)

乘公交车至“东直门”站下车,或乘地铁2号线至东直门站下车,从C口出站往东(银座百货方向)200米,第二个十字路口右转二十米即到(东方金柜三楼)

麻雀瓦舍

全称为麻雀瓦舍文艺汇演中心,由位于CBD旁原北京吉普汽车有限公司的厂房改造而成,

这里也是寸土寸金的东三环旁国贸周边仅存的工业“遗迹”之一。在中国最早的汽车合资公司的厂房内,将全新生产舞台剧、音乐、戏曲、曲艺等诸多现场演出产品,并以“LIVE(现场秀)”为作为“产品检验”的基本标准,这种集多种演艺形式并存的演出场所,在京城还属首创。

地址:北京朝阳区广渠路36号院东院

北京蜂巢剧场是孟京辉特意为《恋爱的犀牛》重新改建的新剧场,作为这部话剧的一个常态演出。这次改造的蜂巢剧场舞台宽度达到了15.8米,舞台台高6.3米,舞台台深达到了12米。

“9剧场”,

是朝阳区文化馆于2003年策划筹的北京东部小剧场演出中心,2004年9月正式面向社会推出。2005年、2006年进一步完善设施设备,开拓市场。2007年随着“话剧一百年”的纪念活动,北京戏剧市场的演出空前繁荣,在这样的契机下,位处朝阳区的“9剧场”经过两年的经营积累,在北京剧场界形成又一戏剧演出中心,在小剧场话剧领域与北京人艺、东方先锋三足鼎立,构成了北京小剧场的主要市场,实现了建立“京东戏剧基地”的目标。

“9剧场”的设施包括在朝阳区文化馆主楼的:“切CHE·行动” 剧场、 “小梨园”剧场、 “TNT”小剧场、“后SARS”小剧场;“凹剧场”;位于朝阳区三间房乡的东村农民剧场;位于尚都国际中心的“诗歌”剧场;位于朝阳亚运村的大屯排演场等不同主题、风格的演出场所。其中最小的50平米,最大的1500平米,既有70余座的黑匣子剧场,也有200至500座的商业剧场。

鼓楼西剧场

坐落于北京鼓楼西大街小八道湾胡同六号院内,地理位置优越,环境优美,周边文化氛围浓郁。

周围有钟鼓楼和宋庆龄故居环绕,后海和南锣鼓巷也近在咫尺。鼓楼西剧场占地面积760平方米,并拥有自己的咖啡厅和书吧

2、剧场拥有262个座位。

3、剧场拥有80平米的排练厅。

4、剧场配备2个化妆间。

蓬蒿剧场

又称蓬蒿人剧场,江湖人称:蒿子杆剧场,位于东城区交道口南大街,东棉花胡同35号,一个由民国四合院改造的黑匣子剧场并附设咖啡馆、图书馆、展览厅,也是中国大陆第一个民间投资建设的非营利性独立剧场。

蓬蒿剧场是北京第一家民间非营利性小剧场,在民国四合院基础上改建而成,可容纳100人观看演出。

自2008年成立以来,蓬蒿剧场每年演出约300场、沙龙、文学朗读、工作坊及讲座等公益性文化活动100多场。合计演出及活动2000多场、每年策划及组织2-3个大规模的行业内的戏剧节及论坛。

蓬蒿剧场独立承办的戏剧节有:“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北京东城青年戏剧演出季”、“北京-上海双城记戏剧交流活动”、“北京国际独角戏戏剧节”“亚洲文化视野-旅程艺术节”“中日舞蹈论坛”“丹麦儿童戏剧节”。

【中戏小剧场】

【正乙祠】

【中间剧场】

【繁星戲劇村】

【木马剧场】

【北兵马司剧场】

上一篇:看《牡丹亭》何以在当代上演“还魂记”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