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院管理亟须提升运营业态

建得起养不起 剧院管理亟须提升运营业态

时间:2016年01月25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郑荣健

  截至2015年,全国共有2132家剧院,但其中已有800家改作他用,剧院产业存在“建得起、养不起”“硬件强、软件弱”等现象。专家认为——

剧院管理亟须提升运营业态

  “截至2015年,全国共有2132家剧院,其中已有800家改作他用了,变成家具城或者会议中心,等等,为什么?因为剧院运营业态偏低,没有形成良好的运作模式,缺乏职业剧院管理者。”1月8日,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人民音乐出版社和国家大剧院联合主办的首届“中国剧院管理论坛”在京举办,国家大剧院院长陈平的发言引起与会人士的普遍共鸣。

  剧院运营业态偏低是普遍现象

  2015年底,中戏北剧场或将关停的消息见诸媒体,许多文艺青年纷纷发文表达“哀悼”。这座“中国第一座民营小剧场”,于1998年由原航空部礼堂改造而来,林兆华、赖声川、孟京辉等均曾在此上演过剧目。然而,自其归属中央戏剧学院并退出商业经营序列后,便入不敷出。迫于年租金从70万元暴涨至240万元,运营方表示,将不再续租。从繁星戏剧村、木马剧场、麻雀瓦舍到鼓楼西剧场等等,开张或关张,似乎总是在演绎。民营小剧场的沉浮,其实只是中国剧院生态链条的一个侧面和缩影。

  1998年,上海大剧院投入运营,被认为是中国第一座现代化大剧院。2007年,国家大剧院开幕运营尤其成为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事件。随后,全国掀起了兴建各类剧院的热潮。

  数据显示,从1998年至今,全国新建和改建剧场260多个,国内剧院总数达到2000多家,投资在10个亿以上的大型多功能剧院已有40多个,不仅直辖市、省会城市建有大剧院,在一些中小城市,剧院也随处可见。2010年前后,业界普遍关心一个问题:这么多剧院,演什么?在2011年歌华中演公司举办的一次剧场“马拉松对话”中,有专家就提出剧院“得有配套”。

  更为复杂的情况是,剧院并非笼统的概念,既包括以出租场地为运营手段的剧场,也包括专门化的艺术剧院和拥有综合空间、具备多元功能的现代艺术中心。剧目制作、演出运营、舞台技术、市场传播、艺术普及等各个环节,也越来越成为综合考量的因素。2012年至今,国家大剧院已连续举办4期“高级舞台技术与管理培训班”,就是应对其中环节的举措。

  陈平告诉记者,目前国内专业剧场演出总收入不足百亿,全年演出超过50场的剧场只占剧场总数的35%。他进一步解释,许多剧院还停留在靠场租吃饭的阶段,没有形成特色运营模式,运营业态偏低、功能开发不足、资源浪费严重的现象还比较普遍。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卢向东指出:“‘建、管、用’的相互脱节,是国内剧院所面临的最大困境。‘建’只需三至五年,而‘管’‘用’则是剧场的一辈子。目前在剧院产业中‘重建设、轻管理’‘建得起、养不起’‘硬件强、软件弱’等现象值得深思。”

  优化定位才能更好地提高管理效率

  “在经营业态上,国家大剧院定位已不仅是剧场,而是集演出经营、剧目制作、艺术普及教育、艺术交流的国家表演艺术中心。”国家大剧院戏剧总监徐晓钟说。而像天津大剧院、上海大剧院等重视作为“艺术中心”的辐射作用,也被认为是剧院管理的重要方面。

  全国各地的剧院,自身情况很不一样。除了像国家大剧院、上海大剧院、天津大剧院、广州大剧院这样的艺术中心,还有非中心城市的剧院、剧场。定位盲目致使管理紊乱,在一些地方不乏其例。《人民日报》高级记者陈原曾多次去河北固安大剧院,他透露:“他们一开始的定位是什么呢?因为北京房地产带动了整个固安的发展,它定位的观众群就是在固安买房子、在北京工作的人。后来发现北京这些人疲于奔命,回到固安时,根本没人去看演出了,于是便改成以服务当地老百姓为主。后来,这个剧院才逐渐形成以戏曲和少儿戏剧为主的定位。现在很多家长自己不舍得看演出,但舍得带孩子看演出,这是地方上的情况。所以我觉得,不同的剧院应该有不同的定位,打造并坚持自己的特色。”

  2015年底,北京天桥艺术中心开张。其定位很明确,专业音乐剧剧场。在小剧场竞争激烈的北京,繁星戏剧村则把自己定位在戏曲剧目上。上海大剧院院长张哲介绍,上海大剧院艺术中心管理着上海歌剧院、上海音乐厅和上海文化广场3家机构,它们各自有自己的经营业务、发展方向,形成了“差异化”的局面,即在剧院管理中,根据各自软硬件设施及演艺市场的情况,来确定如何形成自己的特点,“优化定位,才能更好地提高管理效率,形成自己的特色和模式”。

  良好运营模式助力业态提升

  “剧院管理不是后勤物业。”面对剧院建设热潮,业界一度曾担心演什么,随后则是忧虑舞台技术和管理人才的缺口。陈平依托掌舵国家大剧院多年的经验所著《剧院运营管理》于论坛同期发布,把剧院管理放到了业态提升的高度,在国内尚属首次,他的话让与会者深有同感。在剧院的运营管理过程中,往往涉及与各个方面特别是主管部门的沟通。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副总经理喻荣军认为,理顺各个沟通环节,也是剧院管理中不容忽视的一环。

  上海戏剧学院副院长黄昌勇认为:“国家政策的宏观调整、市场环境的瞬息万变、观众结构的不断演化,都对当代剧院管理提出了新的挑战——如何谋划剧院的宏观战略设计,如何提升剧院的运营管理水平,如何建立剧院经营的各项标准,都迫切需要行业人去探索、去破解。”中国对外文化集团公司董事长张宇表示,剧院运营管理这一软科学,应当被明晰起来、高扬起来。陈原认为:“目前国内剧院有90%左右都在以租场的方式生存,经营业态偏低。剧院产业想要真正走向成熟,必须首先优化业态、提升业态,促进产业升级。”

  从寻求剧目支撑到探索业态提升,剧院管理的重要性越发成为业界的共识,而运营模式的设定与落实,特别是“NCPA模式”更引发热议。8年来,国家大剧院坚持人民性、艺术性和国际性的宗旨,以节目演出、剧目制作、艺术普及为核心业务,以传播交流、市场营销、品牌塑造为重要手段,以专业化经营、精细化管理和高技术保障为强力支撑,逐渐成为有世界影响力的新一代剧院。从剧院定位、核心业务、运营手段到管理保障,均已形成自己的模式和风格。上海国际艺术节艺术总监刘文国透露,近些年上海国际艺术节推出的“艺术天空”系列活动和“扶持青年艺术家计划”,就借鉴了国家大剧院的“滴灌工程”及“青年作曲家计划”。

  良好运营模式助力业态提升,不仅包括剧院自身的管理,也包括行业链条的铺设。2012年,国内首个演出运营及剧院管理的专业性联盟组织合作体——中国国际演出剧院联盟成立,“院线化”合作模式就备受关注。2015年,国家话剧院与英国国家剧院合作舞台剧《战马》,国家话剧院院长周予援感慨:“《战马》全国巡演时,我发现全国很多的剧院、剧场,在舞台技术人才方面确实是短板。这部戏让我们收获最大的是什么,是培养了一批舞台技术和管理人才。”

  行业建设要从人才抓起

  与会专家认为,优化定位、确立模式,关键还得靠人才,特别是剧院管理的职业经理人。张宇明确指出:“当前中国剧院管理最大的短板,说到底就是院长。剧院管理参差不齐,很多时候拼的就是院长的能力与水平。”指挥家陈佐湟也表示,任何一个剧院,都需要一位出色的“掌舵人”,“中国的剧院运营发展,要从培养院长这个源头抓起”。

  天津音乐学院艺术管理系主任张蓓荔说:“艺术机构与艺术高校的携手合作是一种很可贵的尝试,只有让艺术管理这一学科走出校园的象牙塔,才能真正与实践对接,与行业对接。”北京大学歌剧研究会会长金曼认为,中国剧院人要放眼未来,积极推进相关学科的建设,为剧院行业培养千千万万的后备军。周予援呼吁,希望开设更多的舞台技术和管理的本科教育。此外,不少专家还提到了剧院管理的理论建设,认为目前国内专门的剧院管理学科还有待进一步完善。

  从1998年上海大剧院落成,到2007年国家大剧院开幕,国内现代剧院的建设从起步到掀起热潮,十几年的时间,中国剧院人或“取经”海外,或“摸着石头过河”,正逐渐沉淀出自己的经验,并有意识地进入到行业建设、业态提升的层面。

图片 1

摘要:中国剧院的发展为行业所热议,如何创新剧院运营模式?如何提升剧院经营业态、改善剧院经营效益?如何发挥好舞台在艺术生产中的平台作用?剧院管理如何坚持人民性?

图片 2

截至2015年,全国共有2132家剧院,但其中已有800家改作他用,剧院产业存在建得起、养不起硬件强、软件弱等现象。专家认为

原标题:新时代中国剧院当有新作为

首届中国剧院发展论坛举行,业内专家共商新时代中国剧院发展新思路、新举措,大家认为

剧院管理亟须提升运营业态

近年来,全国各地掀起了剧院建设的高潮,据文化和旅游部相关数据显示, 2015年全国拥有2143个剧场, 2016年增长到2285个, 2017年增长到2455个,这一方面弥补了全国性的公共文化设施建设长期的历史不足问题,但另一方面,因盲目跟进而产生的诸多问题也日益显现:定位模糊、经营模式单一、人才缺乏、场馆利用率偏低、与院团处于割裂状态,致使效益未获得充分的发挥

新时代中国剧院当有新作为

截至2015年,全国共有2132家剧院,其中已有800家改作他用了,变成家具城或者会议中心,等等,为什么?因为剧院运营业态偏低,没有形成良好的运作模式,缺乏职业剧院管理者。1月8日,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人民音乐出版社和国家大剧院联合主办的首届中国剧院管理论坛在京举办,国家大剧院院长陈平的发言引起与会人士的普遍共鸣。

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剧院的发展为行业所热议,如何创新剧院运营模式?如何提升剧院经营业态、改善剧院经营效益?如何发挥好舞台在艺术生产中的平台作用?剧院管理如何坚持人民性?这些问题迫在眉睫。近日,首届中国剧院发展论坛在国家大剧院召开,与会专家建言献策,为新时代中国剧院的发展共谋举措。

近年来,全国各地掀起了剧院建设的高潮,据文化和旅游部相关数据显示, 2015年全国拥有2143个剧场, 2016年增长到2285个, 2017年增长到2455个,这一方面弥补了全国性的公共文化设施建设长期的历史不足问题,但另一方面,因盲目跟进而产生的诸多问题也日益显现:定位模糊、经营模式单一、人才缺乏、场馆利用率偏低、与院团处于割裂状态,致使效益未获得充分的发挥

剧院运营业态偏低是普遍现象

深化剧院改革,必须从自身寻找着力点

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剧院的发展为行业所热议,如何创新剧院运营模式?如何提升剧院经营业态、改善剧院经营效益?如何发挥好舞台在艺术生产中的平台作用?剧院管理如何坚持人民性?这些问题迫在眉睫。近日,首届中国剧院发展论坛在国家大剧院召开,与会专家建言献策,为新时代中国剧院的发展共谋举措。

2015年底,中戏北剧场或将关停的消息见诸媒体,许多文艺青年纷纷发文表达哀悼 。这座中国第一座民营小剧场 ,于1998年由原航空部礼堂改造而来,林兆华、赖声川、孟京辉等均曾在此上演过剧目。然而,自其归属中央戏剧学院并退出商业经营序列后,便入不敷出。迫于年租金从70万元暴涨至240万元,运营方表示,将不再续租。从繁星戏剧村、木马剧场、麻雀瓦舍到鼓楼西剧场等等,开张或关张,似乎总是在演绎。民营小剧场的沉浮,其实只是中国剧院生态链条的一个侧面和缩影。

据相关调查统计:新中国成立以来,已建成的大剧院中,超过三分之一的剧院不能满足专业演出需求,很多剧院存在较大的质量缺陷,而仅有三分之一的剧院达到设计标准,整体而言,好的剧院不多。在业内专家看来,深化剧院改革,必须从剧院自身的角度寻找着力点,创新运营模式、提升经营业态、加强学科和人才建设、实现两个效益的有机统一。与此同时,剧院作为表演艺术产业链的重要一环,解决剧院问题,不能仅就剧院论剧院,还应该从整个产业链角度来剖析,将剧院打造成为重要的思想文化重镇。

深化剧院改革,必须从自身寻找着力点

1998年,上海大剧院投入运营,被认为是中国第一座现代化大剧院。2007年,国家大剧院开幕运营尤其成为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事件。随后,全国掀起了兴建各类剧院的热潮。

如今的院团和剧院作为表演艺术产业链的上游和中游,二者基本处于割裂状态,院团‘有鸟无巢’ ,有节目没剧场,剧院‘有巢不养鸟’ ,租场地而不经营节目。这不仅制约了院团的发展,而且也造成剧场的巨大浪费,给剧院运营带来压力。 国家大剧院首任院长陈平表示,形成剧院和剧团的合力效应,在当下尤为重要。

据相关调查统计:新中国成立以来,已建成的大剧院中,超过三分之一的剧院不能满足专业演出需求,很多剧院存在较大的质量缺陷,而仅有三分之一的剧院达到设计标准,整体而言,好的剧院不多。在业内专家看来,深化剧院改革,必须从剧院自身的角度寻找着力点,创新运营模式、提升经营业态、加强学科和人才建设、实现两个效益的有机统一。与此同时,剧院作为表演艺术产业链的重要一环,解决剧院问题,不能仅就剧院论剧院,还应该从整个产业链角度来剖析,将剧院打造成为重要的思想文化重镇。

数据显示,从1998年至今,全国新建和改建剧场260多个,国内剧院总数达到2000多家,投资在10个亿以上的大型多功能剧院已有40多个,不仅直辖市、省会城市建有大剧院,在一些中小城市,剧院也随处可见。2010年前后,业界普遍关心一个问题:这么多剧院,演什么?在2011年歌华中演公司举办的一次剧场马拉松对话中,有专家就提出剧院得有配套 。

广州大剧院2010年正式进入运营,据中演演出院线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张利介绍,当时广州大剧院跟广州市政府协议,开启零编制、零补贴的运营模式,这种经营模式从先天上注定要靠市场化发展和生存。在这种模式之下,从上游演出策划、生产、引进,到中间环节宣传、营销、票务渠道建设、会员体系建立,再到下游剧场服务、观众培养拓展及艺术产品的开发,全部由剧院组建团队完成。广州大剧院承担了演出公司、票务公司、舞美公司、服务公司等职能。 张利说,广州大剧院试运营时,提出打造全产业链的概念,从剧院内容产品制定、营销平台、会员体系等整个流程都是由剧院自身来完成。

如今的院团和剧院作为表演艺术产业链的上游和中游,二者基本处于割裂状态,院团有鸟无巢 ,有节目没剧场,剧院有巢不养鸟 ,租场地而不经营节目。这不仅制约了院团的发展,而且也造成剧场的巨大浪费,给剧院运营带来压力。 国家大剧院首任院长陈平表示,形成剧院和剧团的合力效应,在当下尤为重要。

更为复杂的情况是,剧院并非笼统的概念,既包括以出租场地为运营手段的剧场,也包括专门化的艺术剧院和拥有综合空间、具备多元功能的现代艺术中心。剧目制作、演出运营、舞台技术、市场传播、艺术普及等各个环节,也越来越成为综合考量的因素。2012年至今,国家大剧院已连续举办4期高级舞台技术与管理培训班 ,就是应对其中环节的举措。

张利介绍,在广州大剧院100多名员工里,大概有50 %的人是营销人员,营销宣传占到剧院发展流程线上的重头,这样的运营模式也为广州大剧院带来良好的发展效应,如今广州大剧院两个厅,每年演出场次能达到400场,在这些演出中,剧院独立策划和自营演出的项目达到70 %,其中成本超过50万元的项目也达到了一半以上。过去一些演出公司只愿意把演出卖给剧场,如今有很多公司愿意到我们这里来租剧场,全产业链的模式,对剧院运营产生了非常积极的作用。 张利说。

广州大剧院2010年正式进入运营,据中演演出院线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张利介绍,当时广州大剧院跟广州市政府协议,开启零编制、零补贴的运营模式,这种经营模式从先天上注定要靠市场化发展和生存。在这种模式之下,从上游演出策划、生产、引进,到中间环节宣传、营销、票务渠道建设、会员体系建立,再到下游剧场服务、观众培养拓展及艺术产品的开发,全部由剧院组建团队完成。广州大剧院承担了演出公司、票务公司、舞美公司、服务公司等职能。 张利说,广州大剧院试运营时,提出打造全产业链的概念,从剧院内容产品制定、营销平台、会员体系等整个流程都是由剧院自身来完成。

陈平告诉记者,目前国内专业剧场演出总收入不足百亿,全年演出超过50场的剧场只占剧场总数的35%。他进一步解释,许多剧院还停留在靠场租吃饭的阶段,没有形成特色运营模式,运营业态偏低、功能开发不足、资源浪费严重的现象还比较普遍。

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下属有上海10家文艺院团(学校)和5个剧场,据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副总裁陈雨人介绍,目前文广集团旗下的众多剧院盈利模式还比较单一,经营上相对较困难,除了固定观众,一般观众都是低频消费,位于市中心的兰心戏院, 680多个座位的剧场,每年演出量达到270场,但是利润却相对较少, 2017年有1200万元左右的收入,利润不到60万元。陈雨人表示,未来上海文广集团将会把原来相对割裂、互相独立的剧院打造成一个整体,统一规划每年的演出行为,也将积极与周边城市开展相关合作,拓宽剧院运营渠道。

张利介绍,在广州大剧院100多名员工里,大概有50 %的人是营销人员,营销宣传占到剧院发展流程线上的重头,这样的运营模式也为广州大剧院带来良好的发展效应,如今广州大剧院两个厅,每年演出场次能达到400场,在这些演出中,剧院独立策划和自营演出的项目达到70 %,其中成本超过50万元的项目也达到了一半以上。过去一些演出公司只愿意把演出卖给剧场,如今有很多公司愿意到我们这里来租剧场,全产业链的模式,对剧院运营产生了非常积极的作用。 张利说。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卢向东指出: 建、管、用的相互脱节,是国内剧院所面临的最大困境。建只需三至五年,而管用则是剧场的一辈子。目前在剧院产业中重建设、轻管理建得起、养不起硬件强、软件弱等现象值得深思。

打造完善舞台,成为剧院发展的重中之重

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下属有上海10家文艺院团和5个剧场,据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副总裁陈雨人介绍,目前文广集团旗下的众多剧院盈利模式还比较单一,经营上相对较困难,除了固定观众,一般观众都是低频消费,位于市中心的兰心戏院, 680多个座位的剧场,每年演出量达到270场,但是利润却相对较少, 2017年有1200万元左右的收入,利润不到60万元。陈雨人表示,未来上海文广集团将会把原来相对割裂、互相独立的剧院打造成一个整体,统一规划每年的演出行为,也将积极与周边城市开展相关合作,拓宽剧院运营渠道。

优化定位才能更好地提高管理效率

业内专家认为,剧院功能的实现,除了聚焦节目组织、运营、宣传、营销、市场等方面之外,很重要的一点是节目呈现,而这其中的重中之重是舞台。舞台为表演艺术合成、排练提供保障,舞台设计和制作的技术水平代表了剧院在业界的专业水准。

打造完善舞台,成为剧院发展的重中之重

在经营业态上,国家大剧院定位已不仅是剧场,而是集演出经营、剧目制作、艺术普及教育、艺术交流的国家表演艺术中心。 国家大剧院戏剧总监徐晓钟说。而像天津大剧院、上海大剧院等重视作为艺术中心的辐射作用,也被认为是剧院管理的重要方面。

国家大剧院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剧院,在舞台的部门设计和职能设计方面,在建院之初有特别的考虑。据国家大剧院副院长李志祥介绍,一般剧院的舞台设计部在整个剧院管理团队和机构设置里,人数上是不占优势的,但国家大剧院的舞台技术部在全院各部门当中人数最多,达到230多人。

业内专家认为,剧院功能的实现,除了聚焦节目组织、运营、宣传、营销、市场等方面之外,很重要的一点是节目呈现,而这其中的重中之重是舞台。舞台为表演艺术合成、排练提供保障,舞台设计和制作的技术水平代表了剧院在业界的专业水准。

全国各地的剧院,自身情况很不一样。除了像国家大剧院、上海大剧院、天津大剧院、广州大剧院这样的艺术中心,还有非中心城市的剧院、剧场。定位盲目致使管理紊乱,在一些地方不乏其例。 《人民日报》高级记者陈原曾多次去河北固安大剧院,他透露:他们一开始的定位是什么呢?因为北京房地产带动了整个固安的发展,它定位的观众群就是在固安买房子、在北京工作的人。后来发现北京这些人疲于奔命,回到固安时,根本没人去看演出了,于是便改成以服务当地老百姓为主。后来,这个剧院才逐渐形成以戏曲和少儿戏剧为主的定位。现在很多家长自己不舍得看演出,但舍得带孩子看演出,这是地方上的情况。所以我觉得,不同的剧院应该有不同的定位,打造并坚持自己的特色。

国家大剧院舞台技术部主要发挥两个功能,一方面对所有国家大剧院的舞台技术标准工作起到牵头作用,另外一方面对所有将在大剧院上演的剧目进行技术协调。我们的舞台技术部承担参与了国家大剧院艺术生产全过程,使得剧目管理工作、技术整体把握有很好的把控。技术部未来还要朝着第三个方面延伸,深入到剧目制作等生产过程里,进一步完善国家大剧院制作的最后一个环节,生产环节的把控。 李志祥说。

国家大剧院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剧院,在舞台的部门设计和职能设计方面,在建院之初有特别的考虑。据国家大剧院副院长李志祥介绍,一般剧院的舞台设计部在整个剧院管理团队和机构设置里,人数上是不占优势的,但国家大剧院的舞台技术部在全院各部门当中人数最多,达到230多人。

2015年底,北京天桥艺术中心开张。其定位很明确,专业音乐剧剧场。在小剧场竞争激烈的北京,繁星戏剧村则把自己定位在戏曲剧目上。上海大剧院院长张哲介绍,上海大剧院艺术中心管理着上海歌剧院、上海音乐厅和上海文化广场3家机构,它们各自有自己的经营业务、发展方向,形成了差异化的局面,即在剧院管理中,根据各自软硬件设施及演艺市场的情况,来确定如何形成自己的特点,优化定位,才能更好地提高管理效率,形成自己的特色和模式 。

在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卢向东看来,舞台的价值空间是剧院里面最核心的内容。卢向东介绍,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剧场只搭建戏台,基本上没有观众席。到了清末以后,为了让舞台空间增值,逐渐演化出室内剧场,出现了室座、楼座、前厅,空间的展开是为了扩大舞台价值。西方的一些剧院为舞台的价值增值做了很多努力,拿德国德意志歌剧院来说,他们从一个舞台变成三个舞台,空间价值得到增长,还有巴西歌剧院,一个主台有九个辅台增值,这都体现了舞台的价值空间在剧院里的重要性。

国家大剧院舞台技术部主要发挥两个功能,一方面对所有国家大剧院的舞台技术标准工作起到牵头作用,另外一方面对所有将在大剧院上演的剧目进行技术协调。我们的舞台技术部承担参与了国家大剧院艺术生产全过程,使得剧目管理工作、技术整体把握有很好的把控。技术部未来还要朝着第三个方面延伸,深入到剧目制作等生产过程里,进一步完善国家大剧院制作的最后一个环节,生产环节的把控。 李志祥说。

良好运营模式助力业态提升

不过,舞台的标准到底是什么?在上海文化广场剧院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洁看来,这是一个非常紧迫的问题。 舞台的各个转台直径是不同的,一些戏的某些段落需要不同的速度,某些段落又需要相同的速度,国内又没有把舞台设备纳入到监管设备的管理范围,这对于管理者来说责任重大,所以舞台标准的设立很重要。 张洁说。

在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卢向东看来,舞台的价值空间是剧院里面最核心的内容。卢向东介绍,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剧场只搭建戏台,基本上没有观众席。到了清末以后,为了让舞台空间增值,逐渐演化出室内剧场,出现了室座、楼座、前厅,空间的展开是为了扩大舞台价值。西方的一些剧院为舞台的价值增值做了很多努力,拿德国德意志歌剧院来说,他们从一个舞台变成三个舞台,空间价值得到增长,还有巴西歌剧院,一个主台有九个辅台增值,这都体现了舞台的价值空间在剧院里的重要性。

剧院管理不是后勤物业。 面对剧院建设热潮,业界一度曾担心演什么,随后则是忧虑舞台技术和管理人才的缺口。陈平依托掌舵国家大剧院多年的经验所著《剧院运营管理》于论坛同期发布,把剧院管理放到了业态提升的高度,在国内尚属首次,他的话让与会者深有同感。在剧院的运营管理过程中,往往涉及与各个方面特别是主管部门的沟通。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副总经理喻荣军认为,理顺各个沟通环节,也是剧院管理中不容忽视的一环。

剧院一定要尊重观众,提倡人民性

不过,舞台的标准到底是什么?在上海文化广场剧院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洁看来,这是一个非常紧迫的问题。 舞台的各个转台直径是不同的,一些戏的某些段落需要不同的速度,某些段落又需要相同的速度,国内又没有把舞台设备纳入到监管设备的管理范围,这对于管理者来说责任重大,所以舞台标准的设立很重要。 张洁说。

上海戏剧学院副院长黄昌勇认为:国家政策的宏观调整、市场环境的瞬息万变、观众结构的不断演化,都对当代剧院管理提出了新的挑战如何谋划剧院的宏观战略设计,如何提升剧院的运营管理水平,如何建立剧院经营的各项标准,都迫切需要行业人去探索、去破解。 中国对外文化集团公司董事长张宇表示,剧院运营管理这一软科学,应当被明晰起来、高扬起来。陈原认为:目前国内剧院有90 %左右都在以租场的方式生存,经营业态偏低。剧院产业想要真正走向成熟,必须首先优化业态、提升业态,促进产业升级。

国家大剧院设计者、法国建筑师保罗安德鲁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其设计国家大剧院和其他机场、剧院时,特别注重考虑了人民,考虑了受众。华东建筑设计研究总院副总建筑师崔中芳认为,面向大众的剧院都需要提倡人民性,在讨论剧院发展的过程中,运营管理、剧团、舞台等方面往往会被谈及,唯独观众、受众容易被忽略。剧院作为特别的文化设施,与观众之间的互动性很强,剧院一定要尊重观众,观众才会回报剧院。

剧院一定要尊重观众,提倡人民性

从寻求剧目支撑到探索业态提升,剧院管理的重要性越发成为业界的共识,而运营模式的设定与落实,特别是NCPA模式更引发热议。8年来,国家大剧院坚持人民性、艺术性和国际性的宗旨,以节目演出、剧目制作、艺术普及为核心业务,以传播交流、市场营销、品牌塑造为重要手段,以专业化经营、精细化管理和高技术保障为强力支撑,逐渐成为有世界影响力的新一代剧院。从剧院定位、核心业务、运营手段到管理保障,均已形成自己的模式和风格。上海国际艺术节艺术总监刘文国透露,近些年上海国际艺术节推出的艺术天空系列活动和扶持青年艺术家计划 ,就借鉴了国家大剧院的滴灌工程及青年作曲家计划 。

我们现在很多剧场在建造的时候,人民性的问题考虑得不够周全,比如选址问题,他们不是考虑观众如何方便到剧场去。剧院里面布局也很重要,比如观众席与舞台的高度和视野,有的剧场舞台造得很高,有时候观众连演员的脚都看不见。我们不能只图外观宏大、漂亮,忽视了里面的设置。 上海戏剧学院客座教授、上海大剧院首任艺术总监钱世锦表示。

国家大剧院设计者、法国建筑师保罗安德鲁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其设计国家大剧院和其他机场、剧院时,特别注重考虑了人民,考虑了受众。华东建筑设计研究总院副总建筑师崔中芳认为,面向大众的剧院都需要提倡人民性,在讨论剧院发展的过程中,运营管理、剧团、舞台等方面往往会被谈及,唯独观众、受众容易被忽略。剧院作为特别的文化设施,与观众之间的互动性很强,剧院一定要尊重观众,观众才会回报剧院。

良好运营模式助力业态提升,不仅包括剧院自身的管理,也包括行业链条的铺设。2012年,国内首个演出运营及剧院管理的专业性联盟组织合作体中国国际演出剧院联盟成立,院线化合作模式就备受关注。2015年,国家话剧院与英国国家剧院合作舞台剧《战马》 ,国家话剧院院长周予援感慨: 《战马》全国巡演时,我发现全国很多的剧院、剧场,在舞台技术人才方面确实是短板。这部戏让我们收获最大的是什么,是培养了一批舞台技术和管理人才。

在国家大剧院原副院长王争鸣看来,剧院为公共文化机构,它本身带有人民性是不言而喻的。王争鸣说,国家大剧院2007年12月正式开放以后,确定了经营宗旨:人民性、艺术性、国际性,人民性居于首位,这也是国家大剧院这么多年来坚持低票价、每年办1000多场公益性演出和活动的原因。

我们现在很多剧场在建造的时候,人民性的问题考虑得不够周全,比如选址问题,他们不是考虑观众如何方便到剧场去。剧院里面布局也很重要,比如观众席与舞台的高度和视野,有的剧场舞台造得很高,有时候观众连演员的脚都看不见。我们不能只图外观宏大、漂亮,忽视了里面的设置。 上海戏剧学院客座教授、上海大剧院首任艺术总监钱世锦表示。

行业建设要从人才抓起

在国家大剧院原副院长王争鸣看来,剧院为公共文化机构,它本身带有人民性是不言而喻的。王争鸣说,国家大剧院2007年12月正式开放以后,确定了经营宗旨:人民性、艺术性、国际性,人民性居于首位,这也是国家大剧院这么多年来坚持低票价、每年办1000多场公益性演出和活动的原因。

与会专家认为,优化定位、确立模式,关键还得靠人才,特别是剧院管理的职业经理人。张宇明确指出:当前中国剧院管理最大的短板,说到底就是院长。剧院管理参差不齐,很多时候拼的就是院长的能力与水平。 指挥家陈佐湟也表示,任何一个剧院,都需要一位出色的掌舵人 ,中国的剧院运营发展,要从培养院长这个源头抓起 。

天津音乐学院艺术管理系主任张蓓荔说:艺术机构与艺术高校的携手合作是一种很可贵的尝试,只有让艺术管理这一学科走出校园的象牙塔,才能真正与实践对接,与行业对接。 北京大学歌剧研究会会长金曼认为,中国剧院人要放眼未来,积极推进相关学科的建设,为剧院行业培养千千万万的后备军。周予援呼吁,希望开设更多的舞台技术和管理的本科教育。此外,不少专家还提到了剧院管理的理论建设,认为目前国内专门的剧院管理学科还有待进一步完善。

从1998年上海大剧院落成,到2007年国家大剧院开幕,国内现代剧院的建设从起步到掀起热潮,十几年的时间,中国剧院人或取经海外,或摸着石头过河 ,正逐渐沉淀出自己的经验,并有意识地进入到行业建设、业态提升的层面。

上一篇:胡同胡同—杨沛油画作品展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