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天鹅湖》还古老的《舞姬》终于来了

比《天鹅湖》还古老的《舞姬》终于来了

时间:2016年08月17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张 悦

  中芭年度大戏请来芭蕾大师娜塔莉娅·玛卡洛娃——

比《天鹅湖》还古老的《舞姬》终于来了

图片 1

芭蕾舞剧《舞姬》海报

  在芭蕾舞迷们心中,提到芭蕾舞,总也绕不开那部经典的《天鹅湖》,然而,《舞姬》的出现比《天鹅湖》还要早。这部改编自印度著名诗剧《莎恭达罗》的古典芭蕾舞剧首演于1877年,原剧的编导是芭蕾舞俄罗斯学派的奠基人马里乌斯·彼季帕。《舞姬》是古典芭蕾舞最辉煌时期俄罗斯古典芭蕾的一部经典作品,对世界芭蕾的发展有着十分深远的影响,许多芭蕾经典作品都是在其基础上变化衍生而来,堪称世界芭蕾的奠基作品之一。9月17日至21日,中央芭蕾舞团年度大戏古典芭蕾舞剧娜塔莉娅·玛卡洛娃版《舞姬》将在北京天桥剧场举行中国首演。此次演出也将是中芭参加“2016年国家艺术院团演出季”的重头戏。

  寻找一块浑然天成的玉石

  《舞姬》讲述了武士在神殿休憩时邂逅一位舞姬,两人一见钟情。但武士之前已与公主订下婚约,公主得知此事后,设计令舞姬被毒蛇咬伤,奄奄一息。这时,舞姬又遭到了武士的背叛,她拒绝服用解药,从容赴死。武士在梦中与舞姬的灵魂相会,受到震撼,醒来后,他在公主面前拔剑殉情。1974年,世界著名芭蕾表演艺术家、芭蕾编导娜塔莉娅·玛卡洛娃为美国芭蕾舞剧院排演了《舞姬》中的“幽灵王国”舞段,1980年又编排了大型舞剧《舞姬》全剧,美国芭蕾舞剧院成为排演该剧的第一个西方舞团。此后,她还为很多团排演“幽灵王国”或《舞姬》全剧,如加拿大国家芭蕾舞团、英国皇家芭蕾舞团及斯卡拉歌剧院芭蕾舞团等。剧中群舞如行云流水,独舞曼妙灵动,其中“幽灵王国”的段落更是芭蕾舞坛不可多得的精彩片段。

  《舞姬》的音乐由奥地利著名音乐家路德维希·明库斯创作,明库斯本人是小提琴演奏家,他的乐风绚丽多彩、明快活泼,尤其在本剧的音乐创作中,他大胆融入了大量印度音乐的旋律和元素,民族色彩浓郁,生机盎然。音乐、布景、舞蹈和剧情,在《舞姬》中实现了自然而完美的融合,仿佛浑然天成的一块玉石。这部经久不衰的集古典芭蕾与浪漫主义之大成的作品,成为检验一个芭蕾舞团真实实力的准确标杆,堪称“试金石”。

  以能够排演《舞姬》全剧为荣耀

  中芭历史上从未排演过《舞姬》全剧,仅在1996年和2012年排演过剧中最为圣洁且著名的第三幕“幽灵王国”舞段。而此次中芭新排此剧也正是从这个著名的舞段开始的。娜塔莉娅·玛卡洛娃大师的助手奥尔加·伊芙莱诺芙已于一个月前抵达北京,全面开始了这部舞剧的排练工作,而她进入中芭排练厅的第一个工作就是挑选24位“群灵”,中芭女演员们倾注感情、平衡力量、一气呵成。女孩们的腿部高度、旋转速度都能达到惊人的一致,十分干净整齐,令这位总排练者非常欣喜并赞叹。如今,《舞姬》的排练工作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中芭的演员们就以扎实的功底、潜心的揣摩,在舞美制作的大力配合下,已经能够在天桥剧场里进行全剧的连排工作,超高的效率也着实令人惊叹。

  在芭蕾舞界,《舞姬》被称为难度最大的舞剧,复杂的戏剧性与难度极高的舞蹈技巧尤其考验编舞者与舞团的艺术实力。不仅对剧团、甚至对于芭蕾舞演员们来讲,都以能够排演《舞姬》为荣。如今,中芭以前所未有的演员阵容,以及强大的乐团演奏、舞美制作等综合实力,首次挑战这部超高难度的古典芭蕾大戏《舞姬》,亦可谓是“水到渠成”,中芭新生代演员们的技术技巧也将因此剧得到全面的提升和展示。

  首席张剑以“妮基娅”迎从艺20周年

  此次,在中芭首次推出的《舞姬》全剧中,中芭首席主演张剑,主要演员曹舒慈、马晓东、孙瑞辰、王晔、张尧、战薪潞,新生代优秀演员徐琰、邱芸庭等将担纲领衔。中芭交响乐团将现场演奏,由中芭音乐总监、首席指挥张艺和常任指挥刘炬分别执棒。值得关注的是,9月21日定为中芭首席主演张剑舞台演绎二十周年的专场纪念演出。作为20年来曾在中芭的全部中外经典剧目中一直担任主演或重要角色的芭蕾女明星,张剑早已积累了丰富的舞台经验,技术技巧上功夫过硬,表演也日臻完美。但这次出演《舞姬》中的女主角妮基娅,张剑仍称自己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放松,因为这个人物所承受的情感纠葛与内心煎熬,若要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难度还是相当大的。另外,这部百余年来久演不衰、风靡世界的作品,是国际公认的考验一个芭蕾舞团和演员的标准,此次张剑能够主演该剧,也是实现其跻身世界一流芭蕾女明星的愿望。

  另悉,娜塔莉娅·玛卡洛娃大师将于8月下旬来京,亲自为中芭的《舞姬》首演“保驾护航”。中芭曾于2007年成功排演了玛卡洛娃版本的《天鹅湖》,并携该剧登上过英国皇家歌剧院并赴瑞士、加拿大等多地进行过演出,这不仅因为中芭拥有世界一流的芭蕾明星饰演“白天鹅”,更有“年轻漂亮、动作整齐划一”的“群鹅”演员,令世界舞坛羡慕不已。而在《舞姬》中的第二幕里,观众仍能看到24名“群灵”演员精彩无比的现场表现。

此次,在中芭首次推出的《舞姬》全剧中,中芭首席主演张剑,主要演员曹舒慈、马晓东、孙瑞辰、王晔、张尧、战薪潞,新生代优秀演员徐琰、邱芸庭等将担纲领衔。中芭交响乐团将现场演奏,由中芭音乐总监、首席指挥张艺和常任指挥刘炬分别执棒。值得关注的是, 9月21日定为中芭首席主演张剑舞台演绎二十周年的专场纪念演出。作为20年来曾在中芭的全部中外经典剧目中一直担任主演或重要角色的芭蕾女明星,张剑早已积累了丰富的舞台经验,技术技巧上功夫过硬,表演也日臻完美。但这次出演《舞姬》中的女主角妮基娅,张剑仍称自己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放松,因为这个人物所承受的情感纠葛与内心煎熬,若要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难度还是相当大的。另外,这部百余年来久演不衰、风靡世界的作品,是国际公认的考验一个芭蕾舞团和演员的标准,此次张剑能够主演该剧,也是实现其跻身世界一流芭蕾女明星的愿望。

“玛奶奶” 的《舞姬》 1974年在美国国家芭蕾舞团首演,继而被英皇两度拍成DVD,成为全世界公认的改编得最好的版本,她把故事交代得非常清楚:从武士索罗尔对着圣火发誓忠于和舞姬妮基娅的爱情,到他与公主甘扎蒂订婚,并目睹心上人妮基娅被毒蛇咬伤而死;幻境中索罗尔在幽灵世界再次跟妮基娅翩翩起舞;直到最后违背誓言与公主完婚,触怒众神,天崩地裂,最终与妮基娅相聚在天堂。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有始有终。去年马林斯基在国家大剧院演出的版本,在“幽灵王国”之后就全剧告终了,未免令人心生遗憾。

图片 2

另悉,娜塔莉娅·玛卡洛娃大师将于8月下旬来京,亲自为中芭的《舞姬》首演“保驾护航” 。中芭曾于2007年成功排演了玛卡洛娃版本的《天鹅湖》 ,并携该剧登上过英国皇家歌剧院并赴瑞士、加拿大等多地进行过演出,这不仅因为中芭拥有世界一流的芭蕾明星饰演“白天鹅” ,更有“年轻漂亮、动作整齐划一”的“群鹅”演员,令世界舞坛羡慕不已。而在《舞姬》中的第二幕里,观众仍能看到24名“群灵”演员精彩无比的现场表现。

中央芭蕾舞团的2016年度大戏,娜塔莉娅·玛卡洛娃版的《舞姬》终于和观众见面了。这部舞剧首演于1877年2月4日的圣彼得堡,比《天鹅湖》 还早诞生十几天。她留给芭蕾舞界最多的话题是“幽灵王国”里, 32位女舞者从斜坡缓缓走出,继而占据全台的无数个Arabesque抬腿 。而今,全世界经常上演这部舞剧的剧团也只有英国皇家芭蕾舞团、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马林斯基剧院基洛夫芭蕾舞团、美国国家芭蕾舞团等顶级芭蕾大团,因为这部舞剧的制作繁杂,如宫殿、寺庙、森林等场景,上百套的服装及道具,所耗资金和人力是一般剧团很难承担的 。当然,对于舞蹈演员来说,古典芭蕾舞基本功水平和角色演员的表演才能都是极具挑战的考验。

1.中央芭蕾舞团 中央芭蕾舞团是中国唯一的国家级芭蕾舞团,创建于1959年,俄罗斯著名舞蹈家彼安古雪夫编导的三部古典名著《天鹅湖》《海峡》《吉赛尔》,为舞团的艺术发展奠定了古典芭蕾风格的坚实基础。 舞团至今已拥有《堂吉诃德》《罗米欧与朱莉叶》《睡美人》《仙女》等数十部大型古典芭蕾舞剧;中央芭蕾团在保持古典芭蕾风格的同时,还采用芭蕾这种外来的艺术形式表现中国人的生活,创造出具有中国特色的芭蕾,中国艺术家们为此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当年的《红色娘子军》《祝福》《林黛玉》已经成为久演不衰的剧目。中央芭蕾舞团的演员全部来自于北京舞蹈学院,他们共同的特点是基本功扎实,技巧全面,表演细腻生动。 2.上海芭蕾舞团 1960年上海舞蹈学校诞生。1966年上海舞蹈学校芭蕾舞科首届毕业生组成了《白毛女》剧组。1979年《白毛女》剧组被正式命名为上海芭蕾舞团。舞剧《白毛女》至今已上演了1500多场,是目前国内最有影响的舞剧之一,也是中国国内演出场次最多的芭蕾舞剧,并荣获了中华民族20世纪经典作品舞剧金奖,进一步确立了上海芭蕾舞团在国内一流舞团的地位。 上海芭蕾舞团既重视对古典芭蕾的学习,又重视民族题材舞剧的创作。曾邀请许多国际著名编导、艺术家来团执教,排练节目。舞团拥有一批优秀芭蕾舞演员。 3.辽宁芭蕾舞团 辽宁芭蕾舞团是继中央芭蕾舞团、上海芭蕾舞团之后,于1980年创建的中国第三个芭蕾舞团。剧团以自己的艺术风格和不懈的艺术追求,创作富有中国风格的芭蕾舞,并且把古今中外各种题材、风格的经典芭蕾作品奉献给广大观众。 建团二十余年以来,排演了世界著名芭蕾舞剧《天鹅湖》《海盗》《堂吉诃德》《胡桃夹子》等作品,创作演出了具有浓郁民族风格的芭蕾舞剧《梁山伯与祝英台》《嘎达梅林》《孔雀胆》。特别是保留剧目《梁山伯与祝英台》演出近千场,被中外观众称之为中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4.天津芭蕾舞团 天津芭蕾舞团是天津歌舞剧院附属的艺术团体之一,组建于1992年。该团的演员毕业于专业艺术院校,基本功扎实,阵容整齐。特聘俄罗斯编导费嘉宁兄弟担任该团外籍客座艺术指导,先后排演过大型芭蕾舞剧《一千零一夜》《斯巴达克》《天鹅湖》及芭蕾精品集粹。 5.广州芭蕾舞团 广州芭蕾舞团于1994年正式成立,中国目前最年轻的芭蕾舞团。广州芭蕾舞团注重艺术人才队伍建设,坚持每年邀请法国、加拿大、美国、俄罗斯、英国、德国、瑞典等国内外多名专家知名芭蕾导师来团授课、编排,使剧团接近于国际芭蕾艺术的最高水平。 自建团以来,剧团排演了《天鹅湖》《罗密欧与朱丽叶》《吉赛尔》《胡桃夹子》《舞姬》《堂吉诃德》《灰姑娘》《仙女》全剧等数部古典芭蕾经典作品和《主题与变奏》《小夜曲》等国外当代编舞家的优秀作品,形成了广州芭蕾舞团严谨、规范的表演风格。

比《天鹅湖》还古老的《舞姬》终于来了!

2007年给中芭指导《天鹅湖》之后,“玛奶奶”时隔9年再次来到中国,这次依然神采奕奕地扎着她标志性的彩色头巾走进排练厅。她认真观看了助手Olga 排练过的每一个舞段,轻声细语地开始为演员们讲戏、排舞。她跟主要演员们讲得最多的,是在每一个动作启动前都要有“听” 、“看”以及“感受” ,让这些动作更自然,更合理。在指导张剑跳“蛇舞”中几次立在足尖上出第三Ar - abesque蹲的时候,她告诫到:先要在心里有质疑,然后是没有答案的失落,几乎每个动作都要赋予特定的内容。她对女演员们要求最多的就是她们的后背:要“顶起来……” ,由后背挑起整个人,从正面看是可以感觉到每个演员都发自内心在起舞的。她特别强调动作表达的准确性,对于舞剧中的大量哑剧手势都特别仔细地观看,指导完了必须让演员再做几遍,确认准确无误为止。她对每个细节都一丝不苟,当看到排练用的花篮里的小菊花时,她说这是路边的野花不应该出现在宫廷的花篮里。她还不止一次地提醒主演马晓东准备好毛巾,跳完变奏要擦干身上的汗水。

(文章作者:王丁丁)

以能够排演《舞姬》全剧为荣耀

图片 3

首席张剑以“妮基娅”迎从艺20周年

最初来排练的专家Olga,年近70岁,从每天早上九点半给演员们上完基训课,一直到下午五点排练结束,除了午餐的一个小时,她几乎都是站在教室里的。她忍受着膝盖的疼痛,教会了大家不同舞段的每一个舞步、每一拍节奏,全体演员们没有一个不佩服她的。而我们的朱妍、王启敏、鲁娜、李俊、余波等首席或主要演员们,以及资深的于国华、陈丽娥老师,还有王浩、王琪、刘琪等组成了最强大的排练组,在专家排练指导完后,抓紧时间趁热打铁,巩固每一次的排练成果。朱妍有一个小笔记本,上面满满地记录下了许多细节和要求,即便是过了排练时间,她也会认真仔细地跟年轻演员们讲评刚才的每一个动作,直到她们做好为止。按照国际惯例,排练舞剧需要现场钢琴伴奏,钢伴老师们在组长殷乐的带领下,从暑假开始天天练习,最终圆满完成了为《舞姬》全剧排练伴奏近三个月这项艰巨的任务。还有太多的人在为《舞姬》大幕的打开默默无闻地奉献着。

《舞姬》的音乐由奥地利著名音乐家路德维希·明库斯创作,明库斯本人是小提琴演奏家,他的乐风绚丽多彩、明快活泼,尤其在本剧的音乐创作中,他大胆融入了大量印度音乐的旋律和元素,民族色彩浓郁,生机盎然。音乐、布景、舞蹈和剧情,在《舞姬》中实现了自然而完美的融合,仿佛浑然天成的一块玉石。这部经久不衰的集古典芭蕾与浪漫主义之大成的作品,成为检验一个芭蕾舞团真实实力的准确标杆,堪称“试金石” 。

场灯渐暗, 《舞姬》来了。

中芭年度大戏请来芭蕾大师娜塔莉娅·玛卡洛娃——

第一幕第一场,索罗尔面向火堆对着妮基娅说:“圣火作证,我爱你” ,并向天发誓;同场,大祭司揭开妮基娅的面纱后不久,背着众人对她说:“我一直深爱着你,你跟我走吧。 ”“不,你是大祭司,我只是个寺庙里的舞女。 ”“我可以为你放弃神职。 ”“不,我一定会坚守我的信仰。 ”大祭司强掩着自己的失态说道,“给苦行僧们弄点水喝吧” 。第一幕第二场,大祭司来到王宫欲言又止地让众人退下,国王问:“你为何而来? ”大祭司捂着嘴:“这是个秘密,索罗尔要和你女儿结婚? ”“是的。 ”“不,他在神庙前的圣火前已经跟一个女子互定终身了。 ”“谁?你有证据吗? ”大祭司犹豫不定地拿出了妮基娅的纱巾。国王表示一定要惩罚妮基娅……同场,偷听到父亲与大祭司对话的甘扎蒂唤妮基娅来到跟前,看到如此美貌的舞女,告诉她自己很快就要同肖像画上英俊的武士索罗尔结婚了,并且会拥有这富丽堂皇的一切。妮基娅不被公主的金银财宝所诱惑,坦然地告诉她,“索罗尔曾经在圣火前发誓永远爱我,他只属于我。 ”在公主的百般哀求和纠缠下,妮基娅举起了桌上的尖刀,誓死捍卫自己的爱情。妒火中烧的甘扎蒂决心铲除自己的情敌。

中芭历史上从未排演过《舞姬》全剧,仅在1996年和2012年排演过剧中最为圣洁且著名的第三幕“幽灵王国”舞段。而此次中芭新排此剧也正是从这个著名的舞段开始的。娜塔莉娅·玛卡洛娃大师的助手奥尔加·伊芙莱诺芙已于一个月前抵达北京,全面开始了这部舞剧的排练工作,而她进入中芭排练厅的第一个工作就是挑选24位“群灵” ,中芭女演员们倾注感情、平衡力量、一气呵成。女孩们的腿部高度、旋转速度都能达到惊人的一致,十分干净整齐,令这位总排练者非常欣喜并赞叹。如今, 《舞姬》的排练工作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中芭的演员们就以扎实的功底、潜心的揣摩,在舞美制作的大力配合下,已经能够在天桥剧场里进行全剧的连排工作,超高的效率也着实令人惊叹。

10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排演这部舞剧有什么意义呢?我个人觉得,要跻身世界一流芭蕾舞团的行列,必须得有演最好版本、做最强制作的古典芭蕾舞剧。玛卡洛娃版的《舞姬》是不二的选择。再者,要让我们年轻的演员成长、进步,必须要用大戏去磨练他们,这次的曹舒慈、王晔、徐琰、邱芸庭、方梦颖、马晓东、孙瑞辰、张尧等都有机会在大师的亲手指导下得到锻炼,演绎全新的角色,实现艺术上的突破。当然作为中芭从艺二十年的又一位明星演员张剑,能够领衔主演《舞姬》 ,是她舞蹈生涯的又一个高度,她作为中芭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值得每一位年轻人学习和敬仰。第三,芭蕾舞事业在日新月异地发展,现代作品、创作剧目层出不穷,表演了不同风格的舞蹈作品后,我们的很多演员几乎已经忘记了古典芭蕾最基本的“开、绷、直” 。他们急需找回本应在骨子里的那份规格、严谨,找回不同于其他舞种的纯粹的古典芭蕾。还有,我们从《舞姬》中看到了神圣的爱情,看到了对誓言的坚守,也看到了金钱物质的诱惑,看到了权利和欲望的横溢,看到了嫉恨和谋杀。回望四周,我们身边也时常能够看到背信弃义、尔虞我诈的丑恶现象,我们是不是更应该像舞姬妮基娅一样不畏权势,无怨无悔地忠诚于爱情,让世界充满纯洁的情感和高尚的正义?

在芭蕾舞界, 《舞姬》被称为难度最大的舞剧,复杂的戏剧性与难度极高的舞蹈技巧尤其考验编舞者与舞团的艺术实力。不仅对剧团、甚至对于芭蕾舞演员们来讲,都以能够排演《舞姬》为荣。如今,中芭以前所未有的演员阵容,以及强大的乐团演奏、舞美制作等综合实力,首次挑战这部超高难度的古典芭蕾大戏《舞姬》 ,亦可谓是“水到渠成” ,中芭新生代演员们的技术技巧也将因此剧得到全面的提升和展示。

芭蕾舞剧《舞姬》首演剧照

《舞姬》讲述了武士在神殿休憩时邂逅一位舞姬,两人一见钟情。但武士之前已与公主订下婚约,公主得知此事后,设计令舞姬被毒蛇咬伤,奄奄一息。这时,舞姬又遭到了武士的背叛,她拒绝服用解药,从容赴死。武士在梦中与舞姬的灵魂相会,受到震撼,醒来后,他在公主面前拔剑殉情。1974年,世界著名芭蕾表演艺术家、芭蕾编导娜塔莉娅·玛卡洛娃为美国芭蕾舞剧院排演了《舞姬》中的“幽灵王国”舞段, 1980年又编排了大型舞剧《舞姬》全剧,美国芭蕾舞剧院成为排演该剧的第一个西方舞团。此后,她还为很多团排演“幽灵王国”或《舞姬》全剧,如加拿大国家芭蕾舞团、英国皇家芭蕾舞团及斯卡拉歌剧院芭蕾舞团等。剧中群舞如行云流水,独舞曼妙灵动,其中“幽灵王国”的段落更是芭蕾舞坛不可多得的精彩片段。

娜塔莉娅·玛卡洛娃谢幕

图片 4

最后,附上《舞姬》中的几个经典哑剧手势的内容,以便大家能够跟随角色们走进剧情:

寻找一块浑然天成的玉石

新闻链接

在芭蕾舞迷们心中,提到芭蕾舞,总也绕不开那部经典的《天鹅湖》 ,然而, 《舞姬》的出现比《天鹅湖》还要早。这部改编自印度著名诗剧《莎恭达罗》的古典芭蕾舞剧首演于1877年,原剧的编导是芭蕾舞俄罗斯学派的奠基人马里乌斯·彼季帕。 《舞姬》是古典芭蕾舞最辉煌时期俄罗斯古典芭蕾的一部经典作品,对世界芭蕾的发展有着十分深远的影响,许多芭蕾经典作品都是在其基础上变化衍生而来,堪称世界芭蕾的奠基作品之一。9月17日至21日,中央芭蕾舞团年度大戏古典芭蕾舞剧娜塔莉娅·玛卡洛娃版《舞姬》将在北京天桥剧场举行中国首演。此次演出也将是中芭参加“2016年国家艺术院团演出季”的重头戏。

本报讯 9月17日,作为2016国家艺术院团演出季的重头戏,中央芭蕾舞团年度大作——古典芭蕾舞剧《舞姬》 在北京天桥剧场首演。该版《舞姬》是娜塔莉娅·玛卡洛娃为美国国家芭蕾舞团编排的全本之作,结构紧凑、波澜起伏,凸显了全剧的矛盾主题。这是中芭第一次完整排演芭蕾《舞姬》全剧,但剧团此前拥有的《舞姬》经典舞段的演出经验,为此次能够圆满完成《舞姬》全剧的首演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今年8月,此版本《舞姬》的原创改编者芭蕾艺术大师玛卡洛娃,以76岁的高龄,不远万里再度来京为中芭排演她的毕生之爱《舞姬》 ,在排演的冲刺阶段对一些舞蹈细节、人物塑造上进行了有针对性的雕琢与处理。演出将持续至9月21日。值得一提的是, 9月21日的演出是中芭首席主演张剑从事芭蕾舞台艺术二十周年专场。

芭蕾舞剧《舞姬》海报

中芭古典芭蕾舞剧《舞姬》首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