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戏如何让外国观众“韦德国际:看出味” 上海话剧在秘鲁连演三十二场

上昆精华版《牡丹亭》献演布拉格之春音乐节

时间:2016年05月23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海鞠

上海昆剧团精华版《牡丹亭》献演“布拉格之春音乐节”

“百戏之祖”绽放欧亚大陆

  应捷克“布拉格之春国际音乐节”组委会邀请,5月15日至21日,上海昆剧团携精华版《牡丹亭》赴捷克布拉格演出,正式开启上海昆剧团为纪念戏剧大师莎士比亚和汤显祖逝世400周年所量身订制的《临川四梦》海外巡演之旅。当地媒体报道称,这是习近平主席出访捷克后的一次重要文化艺术之旅,对拉近中捷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捷克当地时间5月18日晚,昆剧精华版《牡丹亭》亮相捷克布拉格ABC剧院。在近两个小时的演出时间里,现场观众座无虚席,掌声不断。此次演出也是昆曲这一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布拉格之春国际音乐节”的首秀。当晚的演出,除广大的音乐爱好者亲临现场,感受“百戏之祖”的艺术魅力外,中国驻捷克领事馆、“布拉格之春国际音乐节”组委会等有关人士以及部分驻捷克华人代表也受邀一同观摩,大家对演出给予了高度评价。上海昆剧团团长谷好好表示,能在昆曲“申遗”成功15周年之际将昆剧《牡丹亭》奉献给捷克人民,是一件极具意义的事情。而为促成此次文化之行,上海昆剧团做了长达四年的努力和准备,期间更是得到了上海市委宣传部、上海市文联、上海戏曲艺术中心、上海剧协等单位的关心与支持。

  “布拉格之春国际音乐节”是欧洲乃至全世界最著名的音乐节之一,每年举办一次。音乐节在国际古典乐坛上颇具知名度与重要性,是音乐家、表演艺术家、交响乐团和室内乐团的隆重盛会,迄今已举办70届。上海昆剧团此番受邀携《牡丹亭》上演于欧洲古典艺术舞台,不仅显示出世界艺术对中国古典戏剧及其当代发展的关注,同时也是对进一步提升中国传统戏剧的世界影响力所作的一次可喜探索和尝试。

评弹团在选择日本巡演剧目时,同样考虑观众能否迅速掌握故事情节,要弥补语言障碍不足。首先是选材,评弹有很多经典的传统名段,比如《珍珠塔》《玉蜻蜓》等,对日本观众来说太陌生了,而他们对于四大美人却非常熟悉,尤其是杨贵妃,几乎家喻户晓。在日本民间还传流着杨贵妃东渡的故事。因此我们把题材选对了。窦福龙说。

此前虽然在欧洲演出反响不俗,甚至有过在新建成的希腊国家歌剧院2000座剧场三场演出爆满的盛况,可当时选择的戏码,是允文允武的《雷峰塔》与折子戏。上海戏曲艺术中心总裁、上海昆剧团团长谷好好曾告诉记者,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有欧洲观众抱怨,看昆曲的文戏“有些慢”。

剧本翻译非常重要。《乌合之众》编剧、上海文广演艺集团副总裁喻荣军谈及出口心得时,毫不犹豫地将攻克语言关放在了第一位。比起音乐、舞蹈作品,戏剧对语言依赖程度更高,也意味着走出去面临更大挑战。

“欧洲观众对昆曲缺乏了解,恰恰突显传统文化走出去的迫切性”,在谷好好看来,在成功开拓夯实国内市场之余,600岁的昆曲理当以充分的自信走向国际舞台。她说:“这种以写意为美的中国传统文化和写实为基础的西方审美相比,有着截然不同的情趣。昆曲可以启发观众以全新的视角去思考人生,剖析世界。”

编剧窦福龙透露,为了让不懂吴语的观众也能看得明白,我们赴日前花大功夫把剧本翻译成日文,在演出时同步播出。《四大美人》在兵库县相生市文化会馆演出时,座无虚席,正厅通往二楼包厢台阶上坐满人,还有一些观众坐在剧场外大厅里观看大屏幕现场直播。

时代在变,之于跨文化艺术交流的方式也更丰富。此次欧洲之行,上海昆剧团不仅准备了演出前的剧目导赏,让观众对昆曲的基本知识和剧目内容进行“预览”,演出中还配合多种字幕帮助不同观众理解剧情。演出期间相关的图片展览也将让欧洲观众对昆曲有更丰富的了解。

德国演员德曲克马涛石从柏林赶到汉堡观看《乌合之众》,中国的艺术变得开放而多元了,我在里面发现了很多欧洲元素,有时会有种布莱希特戏剧的感觉。《乌合之众》旁白和对白自由交错,演员既扮演角色又念旁白,外国观众觉得像布莱希特表现方式,喻荣军将其归为中国评弹启发,一个演员会在台上演几十个人物,跳进跳出,用不同的角度看同一个事件。

实验昆曲《椅子》先后在日本利贺第五届亚洲导演节、俄罗斯“金萝卜”戏剧节亮相,将荒诞派尤涅斯库的同名舞台剧,以古老的戏曲程式唱腔演绎,展现着昆曲舞台表现力的无穷张力与可能性。由新编昆曲改编的同名昆剧电影《景阳钟》先后在加拿大金枫叶国际电影节和日本东京国际电影节斩获奖项,让一出濒临失传的“冷戏”《铁冠图》完成了从库房资料到当代舞台再到大银幕的华丽转身,展现当代戏曲人、电影人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生动实践。此外,上海昆剧团也将昆曲标识度最高的经典《牡丹亭》从剧场带到美国、奥地利等地的大学,以导赏方式引领海外学子领略中国传统戏曲的满园春色。

好作品走出国门,顺利走上异国舞台,少不了识货的牵线人。《乌合之众》能登上汉堡剧场,得益于中国驻德国大使馆推荐,作为中国文化部欢乐春节项目之一,获邀参加莱辛戏剧节。更多时候,中国日益受瞩目的文化实力,就是最好的推介信,吸引外方主动伸出橄榄枝。执导《乌合之众》的秘鲁女导演玛丽萨贝哈尔,前年7月来上海参加话剧国际研讨会。她说,正是那次上海之行,让她有机会接触到中国当代话剧,并萌生将中国话剧搬上秘鲁舞台念头。

七年前在德国科隆,面对三次谢幕后仍不愿离去的异国观众,彼时70高龄“唐明皇”蔡正仁饱含热泪。经历过戏曲市场寒冬的他,在暮年赢得异国观众的致敬,激动之余也感慨万千。而如今,国际舞台的聚光灯已打在他的学生、甚至学生的学生——上昆第五代“90后”一辈身上。更多的瞩目意味着更大的传承创新使命:“百戏之师”的国际舞台开拓之路,正当其时。

打消外国观众生疏感

黎安与沈昳丽演出《紫钗记》剧照

5月中旬上海评弹团《四大美人》展开日本巡演。

时光拉回到60年前,上海昆剧团的奠基人、京昆艺术大师俞振飞首次在欧洲唱昆曲,也曾面临文化差异带来的纠结和忐忑。1958年,他和言慧珠随中国戏曲歌舞团在欧洲进行了6个月的访问演出。虽是与民乐、民族舞、戏曲的合演,俞振飞对于剧目选择也是费足心思,专门请到程砚秋为他和言慧珠整理了《百花赠剑》。

《乌合之众》5月12日至27日在秘鲁首都利马演出32场,这是中国当代话剧第一次在拉丁美洲由当地导演、演员搬上舞台。剧本翻译,得益于孔子学院拉美中心推出中国作家论坛项目。喻荣军透露,除了西班牙语版,《乌合之众》剧本还推出葡萄牙语版本,美洲好几个国家出版社计划出版。

丰富“走出去”的作品与路径,擦亮“百戏之师”的国际标识度

5月,上海各院团纷纷受邀携作品走出国门,把中国文化、中国声音呈现在异国他乡的舞台上:话剧《乌合之众》在秘鲁连演32场;昆曲《牡丹亭》唱响布拉格之春音乐节;评弹《四大美人》在日本多地巡演受欢迎如今,戏剧走出国门,不再满足于去地标性演出场馆走一回、留个名、拍几张演出照,而是真正吸引外国观众主动走进剧场,还能坐得住、看出味道来,这其中有何秘诀?

汤翁《临川四梦》终在欧洲顶尖剧院完整上演

喻荣军另一部剧作《WWW.COM》在土耳其已成为当地剧场常规演出剧目。他的多部作品被译成英语、日语、意大利语、瑞典语、挪威语等,先有翻译剧作集问世,外国同行、观众熟悉情节,而后再在国外剧场演出,更易推广。在喻荣军看来,话剧《赵氏孤儿》、川剧《四川好人》在国外演出深受好评,也与成熟的外文翻译剧本密切相关。他透露,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与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合作,将汤显祖《临川四梦》翻译为英文,让更多外国观众了解。

上海昆剧团迎来近年来最集中的一次欧洲巡演。今天起,剧团将携昆剧《临川四梦》四台大戏先后在奥地利、德国和俄罗斯演出。此外,与之配合的剧目导赏与图片展览也将同步铺开。此次巡演尤为令人兴奋的,不仅是汤显祖《牡丹亭》《紫钗记》《邯郸记》《南柯梦记》四部大戏得以首次在海外完整亮相,而且所到之处有德国柏林艺术节剧院、落成不久的索契奥林匹克中心这样的国家级文化地标。

中外文化交流越来越多,我们的主创团队也越来越能把握东西方观众共同的情感触发点。喻荣军不无自豪地介绍,他今年看了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原创《异乡人》等作品,放到国外演出,完全没有理解障碍。

罗晨雪与卫立演出 《南柯梦记》剧照

5月18日,上海昆剧团《牡丹亭》献演第71届捷克布拉格之春国际音乐节,为此上昆重新打造了100分钟《牡丹亭》精华浓缩版,选取最经典唱段如《游园惊梦》《寻梦》等。上昆不仅将《牡丹亭》唱词、对白的英文字幕翻译好,还为现场观众准备了介绍汤显祖与临川四梦中英文小册子。上海昆剧团团长谷好好表示,我们对舞美、灯光等进行了重新设计,突出传统化与原汁原味,力求通过最简单的舞台设计与灯光来突出昆曲精致表演。

​黎安与沈昳丽演出 《牡丹亭》剧照

攻克语言关至关重要

首席记者 黄启哲

这并不是《乌合之众》第一次走出国门。今年1月,该剧受邀参与德国莱辛戏剧节,在汉堡演出。两场演出由中国演员主演,配以德文字幕,上座率达100%,演员3次返场谢幕,德国观众以独特的鼓掌加跺脚方式表达对演出的喜爱。汉堡戏剧出版兼运营商皮尔劳克,在《乌合之众》来汉堡前就买下了喻荣军另一个剧本《谎言背后》德语版权。《乌合之众》帷幕一落,劳克立刻跟莱辛戏剧节主席乔治姆卢克斯敲定,买下《乌合之众》版权,计划在2017年用德国演员阵容上演《乌合之众》。

韦德国际 1

去年上海评弹团曾赴日演出《四大美人》,窦福龙表示,去年巡演具有试探性,因为观众群体是日本人,能否接受评弹这样的曲艺形式,我们心里没有底。结果去年在神奈川,大阪、京都演出效果很好,反应热烈,所以今年日方又邀请我们赴日,深入千叶县、兵库县以及东京中国文化中心等,展开二轮巡演。

此次行程中,在德国柏林艺术节剧院演齐“临川四梦”四部剧目成为重头戏。

以质量打动了牵线人

韦德国际 2

布拉格之春国际音乐节创办于1946年,肖斯塔科维奇、梅纽因、卡拉扬等音乐巨匠都曾做精彩表演。早在去年策划今年演出时,布拉格之春国际音乐节艺术总监罗曼贝洛想到了今年恰逢东方戏剧大师汤显祖逝世400周年,因此提出:要围绕这个主题推出节目。2015年10月,时逢每三年举办一次的中国昆剧艺术节,罗曼贝洛专程赴苏州观看上昆演出,当即拍板确定邀请。5月18日上昆演出,主演5次返场致意。罗曼贝洛表示,观众的热烈反响出乎他的意料。音乐节将继续引进推介中国戏曲。

(均上海昆剧团供图)

对于外国观众尚不熟悉的传统题材《牡丹亭》,大力度轰炸宣传功不可没。今年元旦后,上海昆剧团《牡丹亭》将参演的消息在当地引起很大关注。捷克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今日报》以及主流商业媒体《经济报》都给予大版面报道,指出这是东方戏剧大师的代表之作,也是本届布拉格之春音乐节最值得期待的节目之一。随即这场演出的票房一路走红,门票在演出前三个月就已销售一空。

如果说操持着西方艺术语言的中国院团是去发源地“亮本事”,那么有着较高文学、音乐、舞美欣赏门槛的中国传统戏曲,尤其是“百戏之师”昆曲,首先要跨过的是文化差异这道槛。

不只是经典大戏登上国际一流剧院艺术节,上海昆剧团在近年还将折子戏、实验新作和戏曲电影等不同类型的作品推送到海外高校、一流剧院、顶尖艺术节的舞台,丰富“走出去”的作品与路径,擦亮“百戏之师”的国际标识度。

这一方面是昆曲在海外认知度还不够高,另一方面也有操作上的难度。昆剧团演出部负责人告诉记者,四部大戏体量巨大,无论是对于剧团本身团队而言,还是对于国际差旅费、剧场营销,都是前所未有的挑战。所以此前两年间,也只有《牡丹亭》“一梦”先后走过美国、比利时、捷克等地。

即便如此,巴黎的演出商还是 “喜武厌文”,要求文戏节目尽量缩短,只希望 《百花赠剑》唱十五分钟。对于这种“生意眼”,俞振飞虽拒绝缩短时长,可心里对演出效果也在打鼓。好在,他们精湛的技艺与昆曲艺术的美轮美奂,打动了巴黎观众,就连《长生殿》中“惊变”“埋玉”这样的唱工戏,也获得热烈的掌声。

欧洲观众对昆曲缺乏了解,突显传统文化“走出去”的迫切性

“百戏之师”在拓展国内演出市场版图的同时,其国际标识度也在进一步擦亮。

2016年,上海昆剧团于汤显祖逝世400周年之际,史无前例地一次推出《临川四梦》,先后在广州、深圳、昆明、武汉、宝岛台湾等地都掀起“昆曲旋风”,所到之处真正实现一票难求,甚至打破多地戏曲商演票房纪录。七年前,昆曲全本《长生殿》也曾在德国科隆歌剧院上演。不过在海外一次演齐《临川四梦》,还是第一次。

柏林艺术节剧院是德国最有代表性的演出场馆之一。世界三大戏剧节之一柏林戏剧节、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之一柏林电影节等国际知名艺术盛事常年在此举办,而国际艺坛的顶尖戏剧演出更是时时在此上演。作为柏林戏剧节戏剧顾问,维斯蒂拉去年曾专程前往希腊观看上海昆剧团的演出,他感慨:“角色的身段、情感引人入胜,我对上海昆剧团前往德国柏林演出充满了信心。”

韦德国际 3

上一篇:乌镇戏剧节嘉年华开启报名通道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