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西汉剧惊艳亮相首届中国汉剧艺术节 现场掌声雷动获高度好评

汉剧海外传播六十五年

时间:2018年07月20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潘铮铮 苑嘉轩图片 1汉剧《状元媒》剧照图片 2汉剧《驯悍记》剧照图片 3汉剧《王昭君》剧照  1949年以后,作为湖广地区特大型剧种之一的汉剧受到国家重视,迎来发展的新时期。从1953年汉剧赴朝鲜演出至今,汉剧的海外传播之旅已历经了六十五载春秋。  20世纪50年代汉剧第一次走出国门  1953年11月,陈伯华等汉剧艺术家随贺龙、梅兰芳等赴朝鲜慰问中国人民志愿军,历时三个月。因其鼓舞士气的出色演出,志愿军总部授予陈伯华“一级功臣”。这也是有据可查的汉剧第一次走出国门的海外出演。  1954年4月,中国派出以文化部副部长钱俊瑞为团长、阳翰笙为副团长的文化代表团,率国内知名艺术家,包括汉剧演员陈伯华、川剧演员陈书舫等前往苏联参加“五一”国际劳动节红场观礼。陈伯华一行在莫斯科、列宁格勒等地演出《断桥》等汉剧剧目多达27场,受到苏联观众的欢迎,同时亦增强了中苏两国的友谊。  20世纪80年代香港的汉剧旋风  “文革”期间汉剧的发展受到影响,停滞不前。直至20世纪80年代,汉剧作为中国的文化使者,迎来了赴港演出的高潮。1982年12月4日,由陈伯华领衔、李罗克为艺术顾问、林戈为团长的湖北武汉汉剧院演出团一行60人应邀踏上了汉剧的访港之旅。演出前夕,香港联艺娱乐有限公司总裁谢宜之邀请了此行的汉剧艺术家们到格兰酒家召开记者招待会。香港无线电视台还邀请演出团参演《欢乐今宵》节目,使得汉剧首次在电视节目中与观众见面。从9日至15日,演出团在新光大戏院共举行了七场盛大的公演,征服了香港观众,在香港掀起了汉剧旋风。新华社香港分社总编李冲、联谊社董事长袁跃鸿及香港戏曲票友等纷纷表示了热烈祝贺。  此外,陈伯华、李罗克等还受到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中国音乐资料馆的邀请,于12月13日参加了汉剧艺术座谈会。陈伯华就自己在《柜中缘》中饰演的刘玉莲这一角色的年龄、性格和表演问题同与会学者交流了看法。李罗克绘声绘色地比较了京剧《柜中缘》和汉剧《柜中缘》的异同。哈佛大学的赵如兰教授就东方艺术亦需考虑快慢有序等表演的节奏问题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20世纪80年代汉剧的日戏改编  汉剧第一次真正与他国文化擦出火花是1988年武汉汉剧院青年实验团赴日本演出。此次演出的成功得益于汉剧剧作家方月仿和第一位将汉剧引向日本的向井方树。向井方树系日本同志社大学文学部主任、中国武汉大学外籍教授。因与时任武汉汉剧院青年实验团团长的汉剧剧作家方月仿结缘,二人决定合作改编日本著名戏剧家近松门左卫门的力作《曾根崎心中》,将汉剧介绍给日本。1988年11月,在向井方树的努力接洽下,应日本演剧学会及株式会社西武百货店等单位的盛情邀请,由平均年龄仅二十岁的青年演员组成的演出团在日本大阪、尼崎举行公演,一时轰动日本。  演出以中国戏剧的形式讲述了这个在日本家喻户晓的爱情故事,谱写了一段中日友好的佳话。此次出访是中国汉剧第一次访日、日本第一次接待以青年演员为主的戏曲团体、中国戏曲第一次在日本演出日本名剧。  《曾根崎心中》在日本公演数日,《每日新闻》《朝日新闻》《读卖新闻》等数家大报争相报道。日本电视台、关西电视台还在黄金时段播报演出实况。日本的戏剧界也在日本演剧学会举办的学术讨论会上,充分肯定了该剧在东方文学戏剧交流中的重要意义。日本同志社大学文学系的学生们还将近松的原著与中国汉剧文学进行比较研究,激发了后续日戏的汉剧改编。方月仿以汉剧样式,改编创作了向井方树的《绘姿女房》,并应日方邀请准备再度与《曾》剧一同赴日演出,不料因日本“阪神大地震”被迫中止。  20世纪90年代汉剧频登东南亚多地舞台  进入20世纪90年代,汉剧的海外演出开始面向东南亚。1990年,爱国华侨、南源永芳集团公司董事长姚美良到武汉考察,并与多方联系,出面组织了湖北汉剧到新加坡的首演。  1990年11月5日至19日,应新加坡国家剧场信托局邀请,湖北省汉剧团一行58人,赴新加坡进行了为期半个月的访问演出。此次演出是中新建交后由新加坡国家剧场接待的首个中国艺术表演团体。演出团受到新加坡政府官员、各大会馆及名流的盛情接待。演出的《八仙过海》《求骗记》等等更是深得新加坡观众的喜爱。新加坡电视台、电台对演出作了现场录像和录音,并相继在新加坡播放。各类报刊亦发表评论文章,称赞湖北汉剧团的一流艺术水准。新加坡大学的蔡曙鹏博士,更是连续发表了《从“雏凤凌空”看湖北汉剧团》《为“皇亲国戚”画一幅漫画》《神仙美女·英雄·鬼》三篇重头文章,以期借湖北汉剧艺术家们精湛的演出,复兴新加坡的汉剧。  此次汉剧的新加坡首演使更多的海外华人了解了汉剧,也推动了1993年汉剧在宝岛台湾的破冰之旅。  1990年武汉汉剧团编剧习志淦赴台奔丧,当时两岸关系紧张,习志淦有意借此难得的赴台机会将汉剧介绍到台湾。几经辗转,习志淦找到台湾立方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江述凡。江述凡亲力相助,并召集台北社会教育馆推广组长张泽民共议汉剧团赴台一事。习志淦则在演出前夕发表《汉调一出话古今》等文,为汉剧赴台造势。  1993年4月16日,湖北省汉剧团一行60人应邀参加台北市戏剧季演出。《徐九经升官记》《求骗记》和《美人涅槃》三出汉戏引起了台湾各年龄层观众的极大兴趣,震撼了台北,更为海峡两岸的友好交流谱写了新篇章。台湾各大媒体争相报道,台湾汉声广播电台还为汉剧团的几位音乐工作者制作了长达五十分钟的访谈节目。台北复兴剧艺学校和新生代剧坊团亦邀请汉剧团前往参观交流。  21世纪汉剧的欧美之旅  新时期的汉剧工作者们致力于将汉剧推向更广阔的世界舞台。汉剧工作者们亦尝试将莎士比亚经典剧作搬上汉剧舞台。2008年和2010年,武汉大学外语学院的熊杰平教授两次和湖北省地方戏曲艺术剧院合作,将《李尔王》改编成了“逆鳞”和“王薨”两段汉剧折子戏,并在武汉大学莎士比亚国际学术研讨会期间小范围演出,受到与会者好评。2013年11月,熊教授又推出由方月仿编剧的另一台莎剧改编戏——《驯悍记》。  2015年2月16日至17日,经由熊杰平牵线搭桥,武汉汉剧院一行26人在美国新泽西州西东大学的SOPAC剧场完成了来美首秀,用传统汉剧演绎了莎翁名剧《李尔王》《驯悍记》,吸引了400余名师生前来观看,反响强烈。《侨报》评论之:“采取虚实结合的写意手法,以精湛的中国戏曲程式运用,扎实的文武基本功呈现了《李尔王》与《驯悍记》。”西东大学人文学院教授David Bénéteau在观看《驯悍记》后评价:“这场演出让我想起了当代欧洲艺术,其音乐、唱腔、传统舞蹈的表演形式与意大利喜剧艺术非常相似,极富表现力”,“这完全是艺术,而不仅仅是表演。这是一场高水准的音乐盛会。演员的一招一式是如此精湛,传统舞蹈更是很好地诠释了骑马等动作。”  2月18日,汉剧演员们又在新泽西州斯巴达学区两位中文教师的陪同下为斯巴达高中的师生献演了汉剧《李尔王》片段。演员们精湛的表演跨越了语言和文化的障碍,深得当地学生的热爱。  2018年春节期间,武汉汉剧院再度赴美,分别在加州圣荷西和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演绎《王昭君》等汉剧名篇,让当地观众尤其是侨胞在春节之际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除了赴美演出,新时期的汉剧亦远赴巴黎,为其首次亮相欧洲画上浓重的一笔。2016年11月20日,武汉汉剧院应邀参加由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举办的第七届巴黎中国传统戏曲节,于24日在巴黎马拉可夫剧院上演汉剧经典曲目《状元媒》。王荔、熊国强等主演凭借其华丽优美的唱腔和精妙的表演获得最佳音乐奖。戏曲节评委会主席让皮尔斯认为《状元媒》剧目扣人心弦,演员表演精彩,乐队演奏也堪称完美,是本届戏剧节中最受观众欢迎的一场演出。法国著名中国戏曲专家费治(Jean-Marie Fégly)也表示:“你们展现了汉剧的美,展现了中国戏曲的美!”  中外文化交流的桥梁  由于新中国政府的重视,汉剧得以受到保护和发扬,作为中国文化对外传播的使者走出国门,于20世纪八九十年代高度活跃于亚洲多国舞台,达到发展巅峰。新世纪的汉剧更是将视野推及欧美,以传统中国戏曲演绎西方经典剧目。  从汉剧海外出访的情况来看,逐渐呈现出由早期的社会主义国家、政府间交流,到亚洲各国间交流,至现如今的走出亚洲、面向欧美等国,民间主动传播的趋势。而且汉剧每次的出演,除了台上和观众面对面交流,台下亦形成媒体争相报道、学界展开热烈研讨的局面。汉剧作为中国文化对外传播的重要载体,同时亦成为中国文化与各国文化积极交流的重要桥梁。特别是上世纪80年代汉剧的日戏改编和新世纪汉剧走向欧美等国演绎莎剧经典剧目,这一方面反映了汉剧工作者不断探索创新,以新剧目诠释传统汉剧艺术之美,另一方面也反映了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对保护既有汉剧并将之传承的建议得以落实,中外戏曲得以相互交流。汉剧的海外传播不仅受到了海外观众的青睐,同时引起了各国戏曲界的关注,使得中西方戏曲在表现形式上相互借鉴,在空间转换、意境等方面相互切磋。

经典《宇宙锋》璀璨“五代人”

时间:2013年05月22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熊润生

  ◎新版大型汉剧《宇宙锋》在保留传统精华的同时,着重刻画赵艳蓉如何从大家闺秀转变为叛逆者的心路历程。

  ◎艺术大师梅兰芳曾六次来武汉演出,并多次与汉剧演员交流技艺,1957年梅兰芳在《戏剧论丛》中曾谈到:“在武汉,我痛快地看了几出汉剧。汉剧和京剧是有血缘关系的,因此,我在欣赏艺术之外,别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梅兰芳先生曾两次观看陈伯华演出的汉剧《宇宙锋》且大加赞赏,还赴后台与陈伯华切磋技艺,谦虚地表示:你的汉剧《宇宙锋》演得好极了,我考虑以后不再演这出戏,并称陈伯华为——“陈派”。

图片 4

一九五七年陈伯华与梅兰芳先生切磋手式

图片 5

第五代陈派传人王荔(中)主演的新版大型汉剧《宇宙锋》剧照

  新版大型汉剧《宇宙锋》再度隆重推出,这为今年10月将在山东举行的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又平添了一道靓丽风景。该剧根据陈(伯华)派经典剧目《宇宙锋》并参阅京剧本《一口剑》而新近改编,特邀著名编剧郑怀兴执笔、著名戏曲导演石玉昆执导。

  新版大型汉剧《宇宙锋》在保留传统精华的同时,着重刻画赵艳蓉如何从大家闺秀转变为叛逆者的心路历程。她屈从父命,嫁入匡门,指鹿为马,受尽委屈,但得悉其父阴谋后,毅然以装疯的形式来反抗父命与皇权,最终勇敢地冲出牢笼,踏上艰难而充满希望的寻夫之路。

  新中国诞生后,在“百花齐放,推陈出新”文艺方针的指引下,1952年在北京举行了“首届全国戏曲观摩汇演”,由崔嵬导演、陈伯华主演的汉剧《宇宙锋》,作为中南局的优秀剧目参演并荣获表演一等奖,此后长春电影制片厂将其拍摄为戏曲电影。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百废待兴、经济并不富裕的背景下,国家斥巨资将戏曲作品制成电影胶片实属罕见。这一方面显示了国家对文艺事业的重视,另一方面显示了古老汉剧的艺术魅力,同时也使该剧在全国乃至海外华人中得以广泛传播。六十多年来,该剧从舞台到银幕,从银幕到舞台,长盛不衰、深受欢迎。时至今日,为参加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再度推出新版,不禁令人想起以陈伯华为代表,跨越整个世纪,孜孜不倦辛勤耕耘在戏曲舞台上的五代汉剧人……

  陈伯华是汉剧艺术的一面旗帜,陈派经典剧目《宇宙锋》是汉剧艺术发展过程中的一座里程碑。陈伯华借鉴昆曲、京剧、歌舞等舞台艺术之特点,吸收梅兰芳、俞振飞等艺术大师之所长,在汉剧的剧本、唱腔、道白、表演、化妆等方面做出了系统性的创新,赋予了古老汉剧以新的审美意蕴,创造了以《宇宙锋》《二度梅》《柜中缘》等为代表的系列陈派经典,受到刘少奇、周恩来、董必武等老一辈国家领导人,以及全国观众与戏剧界人士的高度赞誉。

  汉剧有着四百多年历史,是中国最古老的地方戏曲大剧种之一。其“皮黄”腔主要流传于湖北、广东、湖南、陕西、河南、福建等地区。清嘉庆道光年间,“徽班进京、汉调北上”,史称“徽汉合流”,为国粹京剧的形成奠定了基础,并对其他“皮黄”剧种的形成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已被列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汉剧在中国戏曲发展史上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

  《宇宙锋》是京剧、汉剧共有的传统剧目,京、汉两地在戏曲交流上更是有着难以割舍的情节。艺术大师梅兰芳曾六次来武汉演出,并多次与汉剧演员交流技艺,1957年梅兰芳在《戏剧论丛》中曾谈到:“在武汉,我痛快地看了几出汉剧。汉剧和京剧是有血缘关系的,因此,我在欣赏艺术之外,别有一种亲切的感觉。”梅兰芳先生曾两次观看陈伯华演出的汉剧《宇宙锋》且大加赞赏,还赴后台与陈伯华切磋技艺,谦虚地表示:你的汉剧《宇宙锋》演得好极了,我考虑以后不再演这出戏,并称陈伯华为——“陈派”。从那时到现在,几十年过去了,陈派也经历了五代传人。

  第二代陈派传人是雷金玉。雷金玉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演出《宇宙锋》的代表性人物,亦是继陈伯华之后汉剧旦行青年演员中的佼佼者。她表演细腻隽永、秀中藏俊、武中藏媚,“刀马旦”的演员功底使其能文能武、技艺较全。陈伯华为了汉剧事业后继有人,毫无保留地将其表演技巧、声腔艺术一字一句传授弟子,带出了雷金玉、陈新云等一批第二代陈派传人,使汉剧艺术饮誉全国、蜚声海外。雷金玉被时任中南局领导的王任重称为与杂技皇后夏菊花并列的文艺战线的“五朵红花”之一。

  第三代陈派传人胡和颜,是“文革”结束、直至拨乱反正后,20世纪七十年代演出《宇宙锋》的代表性人物。其扮相大方、嗓音圆润、表演端庄、风格典雅,在打破“八个样板戏”垄断的年代里,胡和颜演出了《闯王旗》《三斧头将军》等多部新编历史剧,以及《江姐》《红嫂》等大量现代戏。为恢复和传承汉剧经典,陈伯华如同“伯乐”一样发现“千里马”,不仅亲授其陈派技艺,而且特派自己的琴师、鼓师为弟子“开小灶”排戏。胡和颜在主演《宇宙锋》《二度梅》等陈派经典剧目中,以细腻、深邃、精湛的表演荣获了第八届中国戏剧“梅花奖”。

  第四代陈派传人邱玲,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改革开放后,演出《宇宙锋》的代表性人物。其主演的《宇宙锋》是陈伯华手把手教授出来的。在把握该剧赵艳蓉“真疯”与“装疯”的人物内心时,陈伯华曾语重心长地教诲邱玲说:“演人物是一种境界,最关键的是要学会用心灵来塑造艺术形象,要用内心来演戏。”她以国画大师齐白石“学我者生、似我者亡”“学形似易、学神似难”来勉励弟子,一招一式、一颦一笑,使其受益匪浅……邱玲因演出《宇宙锋》为主的一组经典汉剧,荣获了第九届中国戏剧“梅花奖”。

  第五代陈派传人王荔,是跨越二十一世纪,文化事业全面大发展、大繁荣时期的《宇宙锋》传人,是新时期“汉剧复兴”的领军人物。在新版大型汉剧《宇宙锋》演出推出之前,90岁开外高龄的陈伯华在医院病榻旁不断询问、反复嘱托,像呵护孩子般悉心指导王荔。王荔在参加全国传统经典折子戏比赛获奖后,受到全国戏剧专家与观众的一致好评,并获得多项国家、省、市级大奖。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历经六十多年的风雨沧桑,经过几代汉剧人的打磨锤炼,汉剧《宇宙锋》日臻完美。在保留陈派经典“相府”“金殿”两折的“装疯”后,新版《宇宙锋》增加了“指鹿为马”“匡赵联姻”“盗剑嫁祸”等一系列情节,使全剧故事更为完整。此外还利用声、光、电等现代舞台技术,令观众欣赏到古老汉剧那种“逢歌必舞、逢舞必歌”的华丽纷呈、高贵典雅的艺术风采。

  发展传统经典,创新不离本体。汉剧与京剧《宇宙锋》最大的区别在于京剧是由丫鬟暗示伴随其“装疯”,汉剧则是在哑乳娘明示下随机“装疯”,前者赵艳蓉处于主动性为多;后者赵艳蓉随机应变灵动性为多,符合剧情人物身份。戏份更重、戏味儿更浓。

  王荔所扮演的赵艳蓉,最值得称赞和欣慰的是全盘继承发展了原剧中“相府装疯”与“金殿装疯”的全部精彩场面:第一个动作“打乱发簪”;第二个动作“自损花容”;第三个动作“脱下绣鞋”;第四个动作“扯乱衣衫”。随着剧情的推动,四个醒目的肢体语言使观众强烈地感受到赵艳蓉已陷入半癫半狂的“疯态”之中……这段戏恰好是王荔继承陈伯华“装疯”表演的精彩传神之处。赵高得见女儿披头散发的模样,不禁大吃一惊,试问道:“儿啊,你这等模样敢莫是疯了?”一个“疯”字出唇好似明火点燃爆竹,王荔双眼紧对,全身僵硬步步紧逼赵高,赵高吓得连连后退。王荔在运用“眼功”特技时,先是左眼珠定住不动,右眼珠转过来询问乳娘,继而又迅速将双眼对住,耸肩朝赵高逼去,直到赵高唉声叹气并完全相信女儿发了疯的时候,王荔的两眼珠才先后恢复常态称其父为“我的儿”……

  如果说“相府装疯”时所需要的是分清层次,使赵高把女儿认作真疯,那么“金殿装疯”可就非同儿戏。金碧辉煌的金殿之上,不仅秦二世端坐正中,且还有一帮朝中大臣助威压阵,一旦被皇帝或众多朝臣、武士、太监、宫女中的哪一位识破,则不是强娶便是杀头。因此赵艳蓉既要装疯装得像,又要十分精细地掌握火候,不然将毁于一旦、前功尽弃:如赵艳蓉大骂“秦二世坐江山国法大乱”顿时举座皆惊,而后却轻渺渺地机智唱出“穿一双登云鞋随我上天”,此时疯态再现、转危为安。王荔艺术地处理“疯态”“疯言”“疯语”,表面上未掩饰未抗争,处处保护自己,内心里却时时把持着人物分寸,使得秦二世也不明缘由,稀里糊涂将她轰出殿去……赵艳蓉“装疯”取得了胜利,挣脱了封建帝王的铁笼枷锁,在一片混沌的茫茫风雪之中,望断那万水与千山,不知何处是夫山……

汉剧,也称楚调、汉调,是历史悠久的中国传统剧种之一,首创“皮黄合奏”,在中国戏曲发展史上具有重要地位。2006年,汉剧被列入第一批中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近期汉剧百花齐放荟萃武汉,3月24日至4月24日,纪念陈伯华大师诞辰100周年系列活动暨首届中国汉剧艺术节在武汉市举行。

  5月20日,由国家大剧院与湖北省博物馆联合举办的“楚腔汉调——汉剧文物展”在国家大剧院拉开帷幕。开幕当天,在国家大剧院艺术装置“古戏台”上,武汉汉剧院国家一级演员王荔与北京京剧院梅派青衣胡文阁合演了名剧《宇宙锋》。《宇宙锋》是京剧大师梅兰芳和汉剧大师陈伯华的代表剧目,由两位大师的传人合作演出,不仅展现了“京汉合演”的魅力,更体现了两大剧种的渊源,具有特别的历史意义。本次展览将持续至6月20日。展览期间,湖北省戏曲艺术剧院汉剧团还在在大剧院“古戏台”上演12出汉剧经典。

图片 6

来自陕西、湖南、福建、广东、湖北等地11个专业汉剧院团带来22台精彩演出。闽西汉剧团也荣幸代表福建受邀参加表演,4月19日,红色题材《伯公灯》惊艳亮相艺术节,4月20日,另一台经典的闽西汉剧《打洞结拜》也进行了专场演出。

图片 7

图片 8

宏大的音乐背景,代入感的舞台设计,演员声情并茂的演绎,让现场观众深感震撼,演出结束掌声雷动,喝彩声一浪高过一浪,观众久久不愿离席散场。

图片 9

据悉,武汉人民剧院始建于民国三年,一代大师梅兰芳也曾在此演出,现场依旧保留着传统的手写告示牌方式告知戏迷朋友们演出内容,很好的保留了传统的精华,文艺的氛围相当浓厚,当地的戏迷朋友也相当捧场,对他们而言品戏是精神上的陶冶。

图片 10

图片 11

此次受邀艺术节,《伯公灯》原班人马加紧复排,在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下,全体演职员以“5+2”“白加黑”的模式,加班加点排练,正是基于演员们认真到底的态度,闽西汉剧的精彩演出也得到了湖北省艺术研究院原院长、武汉市艺术研究院及武汉汉剧传承人给予的高度评价!他们纷纷表示十分震撼,被精彩的演出深深打动,想不到福建有这么一个实力雄厚的演出团队,给大家呈现一场精彩绝伦的好戏!

图片 12

《伯公灯》是由龙岩市汉剧传习中心于2018年倾力打造的大型闽西汉剧现代戏,该剧以中央红色交通线为背景,将红色历史题材和闽西现代汉剧有机融合,阐述凄美、悲壮的革命历史故事,以小见大,深入浅出,反映了闽西儿女为革命斗争胜利所作出的重大贡献,讴歌了付出巨大牺牲的人民。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伯公灯》在第七届福建艺术节暨第二十七届福建省戏剧会演中,荣获剧目一等奖、剧本奖二等奖、导演一等奖、表演奖:一等奖、二等奖、三等奖、舞美奖二等奖等九个奖项,这是龙岩市汉剧传习中心近年来获得的最好成绩。

图片 16

闽西汉剧作为龙岩本土原汁原味的剧目,近年来它适应时代发展,推出了很多与时俱进的剧目,文化进入寻常百姓家,每周为龙岩市民带来文化惠民的公益演出。此次武汉行演出的《伯公灯》大放异彩,圈粉无数,让我们期待更多优秀瑰丽作品呈现在龙岩市民面前。

上一篇:2016中国戏剧:回到民间砥砺前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