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莫尔绘画奖如何助力当代艺术研究

约翰·莫尔绘画奖如何助力当代艺术研究

时间:2018年03月13日来源:美术报作者:赵丽莎

  约翰·莫尔绘画奖是1957年创办于英国的专注于绘画的奖项,每两年举办一届,迄今已连续举办29届,2018年迎来了英国赛区的第30届赛事。2010年,约翰·莫尔绘画奖与上海美术学院合作,进入中国,迄今已成功举办4届。

  2018年1月,曾参加过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第2届评选的艺术家刘小东赴英国参加了2018年约翰·莫尔绘画奖(英国)第30届的初评工作。无论是在中国本土,还是在英国赛区,越来越多的中国当代艺术家接受邀请并介入到约翰·莫尔绘画奖的评选工作。仅在中国赛区,参加过评选工作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就有:第1届的曾梵志、谷文达;第2届的刘小东、丁乙;第3届的张恩利、王兴伟;第4届的杨诘苍、刘韡;到今年第5届的叶永青、毛焰。可以说,他们作为中国当代艺术的中坚力量,本身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生态最为了解,他们介入约翰·莫尔绘画奖评选的智囊团队伍,在大赛本身“匿名”评选机制的设置基础上,不仅助力并提高了大奖评选的专业度,同时还为大奖的产生以及学院收藏的分量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3月4日,第5届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的二轮评选工作在上海美术学院美术馆完成,经过多次讨论后,评委们从复选的197件作品(陈列展示于上海美术学院美术馆)中,评出最终包含5个大奖在内的103件入围作品。其中1位约翰·莫尔绘画大奖与4位约翰·莫尔绘画优秀奖将于4月10日在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正式揭晓,包括5个奖项在内的103件入围作品届时将一并亮相。

  从3319张(第5届投稿数量)作品中评选出5个奖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评委们不断用苛刻的标准确认、判断自己认可的艺术家。第5届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评委除了中国艺术家叶永青、毛焰,还有3位国际评委,分别是英国画家、版画家伊丽莎白·麦吉尔,1999年约翰·莫尔奖一等奖、2000年透纳奖获得者迈克尔雷·德克尔,英国圣像美术馆馆长乔纳森·沃金斯,并由英国皇家美术与人文学院院长胡安·克鲁兹担任本届评委会主席。评委会主席在整个评选过程中无疑是一个重要的角色,他既要民主集中,又要富有智慧,能平衡5位评委的不同意见。综合看来,第5届评选中评委们更关注的是,作者的创造性与作品的生命力。尽管他们对艺术风格的表现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对画面呈现出的创造力、生命力的表现,实际上他们都有着共识。

  什么是优秀的艺术?中国为什么要把英国的奖项引进来?艺术评审工作怎么进行?约翰·莫尔绘画奖给中国的艺术家带来何种改变与影响?这是自奖项进入中国赛区之后即引人关注、讨论的话题。随着奖项每两年一届的评选、累积与深入,约翰·莫尔绘画奖在未来的经营和发展也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同时大家也赋予了这个奖项更多的期待,如约翰·莫尔绘画奖如何为当代艺术的研究提供新的视角和资源,再如约翰·莫尔绘画奖如何丰富美术学院的当代收藏等。可见这个奖项不仅给获奖艺术家带来影响,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推动、收藏、研究都提出了新的命题。正如上海美术学院执行院长汪大伟所谈到的:“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真正最大的获益者是与之合作的上海美术学院。按照大赛规定,由上海美术学院收藏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每届一等奖的作品,这种收藏看似只收藏了一张画,但它却记录了整个过程,并且凝聚了评委们的一种学术观点和他们对于变化着的事物的判断,以及对艺术价值取向的赞同,可以说,学院收藏即收藏了评委们学术的价值取向和判断。”

  如今,从第1届到第5届,中国赛区参加投稿到参赛者的年龄梯队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40到70后”、“80后”、“90后”各占了投稿人数的1/3,“90后”后续力量更是来势凶猛。

  相比2016年中国赛区艺术家在技巧、颜色等技术层面上,有不太喜欢运用颜色的整体印象,评委们对此届的反应则是“很强的国际感”,中国的艺术家们正在观察、了解这个世界上的其他地方发生的事情,这对于年轻的艺术家来讲是一个非常健康的过程。正如评委们所言,中国的绘画渐渐趋向平民主义、草根精神,有些作品不局限于地域性,在非常全球化的面貌下,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接下来如何助力于当代艺术研究的一系列问题,或许将是评奖进一步带给我们的思考。

韦德国际 1

韦德国际 2

作为英国著名的艺术奖项之一,约翰莫尔绘画奖成立于1957年两年一次举办的评选活动,通过匿名评审方式,以客观、民主为原则,不分年龄、职业和背景,为绘画艺术家创造了更多展示自己艺术的机会。在以往的获奖者中包括大卫霍克尼、彼德多依格、理查德汉密尔顿等国际知名画家。

2018年3月4日,第五届约翰莫尔绘画奖媒体见面会于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美术馆举行,与以往不同,这是主办方首次在获奖者公布前邀请媒体参观二轮评选中的绘画作品并进行问答。在答案未知的环境中,近200幅绘画在同一个空间内形成更为细密的张力,由此引发出了更多对于中国当代艺术、艺术家以及艺术教育的衍生讨论。

自2010年约翰莫尔绘画奖 引入中国以来,已举办了四届。自2017年9月,2018第五届约翰莫尔绘画奖通过网络征稿以来,共收到有效报名3319人。中英两国的五位评委在伦敦英国皇家美术学院进行了初评,从中选择了199位艺术家的作品入围第二轮评选,他们的作品正在上海美术学院接受评委的最后评选,从中选出103幅入围作品于4月10日在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展出,并在开幕当日公布约翰莫尔一等奖1名,约翰莫尔奖4名。

▲第五届约翰莫尔绘画奖媒体见面会现场

作为中国合作方,上海美术学院执行院长汪大伟表示,试图通过约翰莫尔绘画奖建立一个中英双方的交流平台,在当代绘画上建立对等交流机制,为中国当代艺术家提供展示的窗口,同时也反哺美术学院当代美术教育。

2018年,于1957年创立的约翰莫尔绘画奖在创始地英国迎来了它的第三十届赛事,这一英国顶级的当代艺术奖项在诞辰半个多世纪后仍旧在艺术舞台上活跃着,为大众发掘更本真的绘画作品,也为艺术家创造更多的学习机会。而自2010年引入中国后,这一国际性奖项也在成功举办的第五届中受到了艺术家与大众的众多关注。

第五届约翰莫尔绘画奖复评作品

在中国,延续着奖项选举匿名、对参赛者不设限、专业评委非固定的原则的同时,也试图通过展示部分评选过程,发挥其对于中国当代艺术与其它国内赛事不同的作用。本届约翰莫尔绘画奖共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3319件作品,经过初轮筛选,实际留下197件作品由评委观看实物进行二轮评选,最终选择出一名约翰莫尔一等奖、四名约翰莫尔优秀奖共五位获奖者,以及其余98件入围作品。

第五届约翰莫尔绘画奖复评作品

此次邀请往届获奖者和媒体代表在宣布获奖情况前观看二轮评选中的近两百幅参赛作品的行为,是一种有趣的尝试,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副教授凌敏女士同时也担任着约翰莫尔绘画奖基金会理事的职责,她解释到:我们希望开放这一环节,更完整的记录奖项评选的过程。同时,当一个展厅里同时存在一半的入选作品以及一半的落选作品,对于观者是一种考验,也对我们在策划展览时有一定的启发。

不限制年龄、不提供奖金,给予艺术家机会

▲参赛作品现场图

目前在上海美术学院参与复评的作品虽尺幅不一,但都没有署名,对某张作品产生兴趣想知道来自于谁,均无从知晓,这正是约翰莫尔绘画奖和其他奖项的不同之处匿名,由此体现出其公正、公平、公开;再者只要16岁以上生活和创作在中国境内的、怀揣绘画梦想的人都可以报名;更为特别的是获奖的5位艺术家所得到的不是奖金,而是机会。5位艺术家的作品将在利物浦双年展期间同英国获奖艺术家共同举行群展,1位获得约翰莫尔大奖的艺术家还将在次年在英国举行个展,且获奖并非评选的终极,主办方会继续关注和扶持获奖者的创作。

无形的规则

约翰莫尔绘画奖的另一个特别之处是每届不同的评委阵容,每届均有三位英国评委和两位中国评委参与评选,中方评委均为艺术家,曾梵志、谷文达、刘小东等都曾是中方评委,本届中方评委由叶永青和毛焰担任。而英国评委除艺术家外,也有策展人和理论家,本届的英方评委有迈克尔雷德克尔、乔纳森沃金斯和女性艺术家伊丽莎白麦吉尔,而本届评委会主席由英国皇家美院美术与人文学院院长胡安克鲁兹担任。

约翰莫尔绘画奖的独特点在于它的开阔性,这种开阔包含着前瞻性与本质性,对参赛者不设置年龄、地域、专业的要求,对绘画作品不设置主题与技法要求。这种看似撇开一切条框的做法实际上是让绘画者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自己眼前的绘画作品之上,一切外在符号都不能成为影响因素之时,作品便是唯一的情感出口。

本届评委会主席英国皇家美院美术与人文学院院长胡安克鲁兹与女性艺术家伊丽莎白麦吉尔在上海探讨复评作品

▲ 此次评委主席胡安克鲁兹发言

评委会主席胡安克鲁兹在回忆评选的情况说,初选通过PPT完成,评委所得到的作品信息仅有尺寸和材料,我们牢记关键词是接受,我们希望更多的讨论每件作品背后的含义和故事。如今我们在上海,从197幅原作中,筛选到了103件,最终删减到5位、乃至1位大奖获得者。整个评选过程都进行了很多的讨论和很难的抉择,最终的评选融合了每一位评委的投入,虽因评委本身背景和创作经历不同会呈现不同的选择过程和独特的喜好,但最后的选择都是非常谨慎、仔细的。

▲ 此次外方评委乔纳森沃金斯发言

第五届约翰莫尔绘画奖复评作品

▲ 此次中方评委毛焰发言

建立对等交流机制,反哺学院教育,让世界了解中国绘画

▲ 此次外方评委伊丽莎白麦吉尔与往届获奖者交流

自2010年开始,约翰莫尔绘画奖与上海美术学院合作在中国落地,在已经举办的四届中,参赛艺术家包括港澳台在内遍及中国所有省市自治区,每届参赛者数量都以千数递增,为优秀的中国艺术家在国际舞台展现他们的艺术成就创造了条件。

2014年约翰莫尔优秀奖的获奖者之一丛丛在接受采访时说到:

始终关注中国当代艺术的评委乔纳森沃金斯也坦言,几年前,当我们观察中国绘画时,感受到有一种木偶一样的牵制感,当时的绘画和中国传统的艺术价值有着很强的联系,绘画也从传统的中国的绘画价值当中借用了很多价值和思想。而如今全球绘画开始趋向一种平民主义。当今世界,因为艺术交流广泛而快捷,使得中国艺术家可以方便接触到外部世界的思潮,并在他们中呈现多样性、全球化的面貌。

这场比赛看似没有规则,但是这些参与评选的艺术家们都是特别能代表当下国际视野的评委,所以更厉害的是他们高超的、犀利的眼光,这也使得这些作品的质量一定能让人信服。

第五届约翰莫尔绘画奖评委与历届获奖者与媒体交流

▲ 2014年约翰莫尔优秀奖获得者丛丛

比较五届约翰莫尔绘画奖,上海美术学院执行院长汪大伟认为,除了投稿人数和年龄跨度的变化外,作品的风格、作品的表现题材、内容都在变化。但由于特殊的评奖机制,每届的评委均会更换,这使参展者无需琢磨评委喜好,只遵从自己的创作内心。而每届评委不同的艺术价值取向、学术主张,也会萌发对作品的不同判断。我从第三方去观察评委们,他对作者自身萌发出的创造力和独特语言性更为关注。尽管他们会对艺术风格表现会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对画面呈现出的创造生命力的表现,是有共同的共识。汪大伟说。

此次的中方评委叶永青也提到:

上海美术学院也试图通过约翰莫尔绘画奖建立一个中英双方的交流平台,在当代绘画上建立对等交流机制,使世界了解中国当代绘画现状,为中国当代艺术家提供了展示的窗口,同时也反哺美术学院的当代美术教育。

评委一直是这样一个角色,需要不断地用很苛刻的眼睛确认,判断什么样的人是你认可的艺术家,但是这其实是比较个人化的观点。但也有人因此质疑评委评选的框架和推崇方向,所以这次展览我个人很期待,因为这次评选是我所经历过的更为丰富的一次,最后呈现出的展览和奖项应该是非常多样性的,甚至有一点挑战性的。

第五届约翰莫尔绘画奖复评作品

▲ 此次中方评委叶永青发言

获第一届约翰莫尔一等奖的韩锋如今是上海美术学院的教师,而2010年他正面临国画系硕士毕业是否留在上海生活和创作的问题,他坦言是约翰莫尔绘画奖改变了他的生活轨迹。当时他的获奖作品是《大飞机》,在获奖后他做了艺术上更多的尝试,在从事架上绘画的同时也做装置,作品除了亮相现当代艺博会外,去年在香格纳北京空间举办个展回顾近年来自己的创作。

除去了投机的可能性之后,匿名的作品能更真实的反映艺术家的底蕴与思考,在没有创作者本人到场的评选中,更需要他将自身的气质融入画面,每一点笔触都是包含着他的经历,这在绘画中若是只有高超的技巧是无法达成的。在某种程度上,理论性与形式性被置于绘画性之后,画面上空洞的讨论是无法引导艺术走向更为健康的道路,这是这一场比赛目前给出的重要答案。

第一届约翰莫尔绘画奖获得者韩锋的获奖作品《大飞机》

▲参赛作品现场图

但是相比第一届约翰莫尔绘画奖大量有中国意象、写意要素的作品入选和获奖,澎湃新闻艺术评论发现本届参与复评的197幅作品中带有中国意象的作品并不多,以中国画为媒材的作品不足10%,对此,汪大伟表示,往后约翰莫尔绘画奖将努力解决中国水墨走向当代的问题,将来也会寻找从事当代艺术实践,同时对水墨、中国传统绘画有深刻了解的评委参与评选,试图通过水墨画的介入,丰富中国当代艺术的样式,也让世界当代绘画了解中国的独特绘画形式。

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执行院长汪大伟作为二十年来全国美展的评委之一,在总结时着重强调了变化,这其中有参与人群的数据变化,也有提交作品在题材、风格上的绘画,以上两个问题也许在时间维度上是有某种规律可循的。但汪大伟也提到:但当我想为五届得奖作品梳理线索时,却发现无法找出头绪,市场上常有的惯性思维在这里不会出现,也许是因为我们没有为参选者和评选者设置概念。

第五届约翰莫尔绘画奖复评作品

▲ 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执行院长汪大伟发言

如果把艺术比作一道题目,那么在这场比赛中,这一定是一道没有题干也没有选项的题,这样就设置了一个有无数出发点的环境,创作者无法通过题干来妄议部分人的喜好,评委也无法通过选项来制定唯一标准,这样两条不确定项,便可激发出无限的新的排列组合。

内心的认知与探索

以上是约翰莫尔绘画奖带来的一处反思,但作为一个从外引入的运作机制,它也在悄然中平衡着中国当代的艺术氛围,第一届约翰莫尔一等奖的获得者韩锋说到:

可能在国内习惯了如果评选或者办展就一定要得到某些东西,应该或多或少都有这种心态吧,但在英国的评选中,很多艺术家就会把这看做是一个活动,大家都有机会,很公平。这样的话姿态就会放松,也会去享受,因为艺术创作本身就是一种生活方式,若是太紧张了,看问题就会出现偏差。

▲首届约翰莫尔一等奖获得者韩锋

再者说,奖项更直观地表现了世界范围内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关注,由此也推动了中国艺术家在世界语境中进行探索,评委之一艺术家迈克尔雷德克尔讲述了他的观察:

如果把我们这次评选所看到的作品与以往作品相比,的确能看到很大的转变,最重要的是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艺术家,正在观察或者正在了解,这个世界上的其他地方在发生什么事情。对于任何艺术家来讲,能敏锐地观察到,在世界的其他地方在发生的一些变化和转变,对于创作的过程和表现形式来讲,都是具有非常大的帮助。

▲ 此次外方评委迈克尔雷德克尔发言

也有其他获奖者在观看完二轮评选中的绘画认为中国当代艺术也走进通行语言的状态,中国化与西方语境不再是区分重点,艺术家自信地表达自己的内心才是抓人眼球的关键。

▲ 2016年约翰莫尔一等奖获得者郎水龙

▲ 2014年约翰莫尔一等奖获得者郑皓中

▲ 2014年约翰莫尔优秀奖获得者钟乐星

约翰莫尔绘画奖虽不设置奖金,但获奖的5位艺术家的作品将在利物浦双年展期间同英国获奖艺术家共同举行群展,1位获得约翰莫尔大奖的艺术家还将在次年在英国举行个展,主办方也会在此之后继续关注和扶持获奖者的创作,以往几届的获奖者也会称约翰莫尔绘画奖为一个家族,期待艺术家们的加入。这表现出赛事有意的在延长和加重一件已发生事件的时间与影响,而不是蜻蜓点水式地颁发一个奖项。关注过程,关注艺术家的成长及发展也正是当代艺术进行到现在的需求。

▲参赛作品现场图

笔者到达现场时是在评选完的第二天,我们看到的现场已经又是有条不紊的了,197幅画作面前没有获奖或是落选的标签,因此很难想象昨晚在这个场馆里出现了多少争论的声音,在除了画面一切都无法定论的场面中,各方究竟又是如何阐述自己的观点。

此次评委会主席英国皇家美院美术与人文学院院长胡安克鲁兹表示,其他几位在评选时的动作、语言、沟通也是他注重观察的方向,通过某一位评委私下说服另外一位评委或者出自于他们个人之间探讨当中某一些词汇,能使我们知道评委是如何去了解或者翻译一件作品的。胡安也说道:

其实选定五件绘画作为最佳的作品,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奖项,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其实代表了评审会,对于拓展绘画风格的多样性所进行的努力,对于分化或者是引入更多的绘画丰富性会有所帮助。

在4月10日展览开幕之前,最终的获奖者在主办方以外的观者心中仍旧没有确定的答案,而笔者在后来的采访中则获得这样几个关于获奖作品的关键词:强烈地冲击、饱满地情绪、绘画者的自由以及活力。其中几位评委也表示,在见到作品的同时,就立刻在心中为它留下了奖项。

评委介绍

评委主席Juan Cruz胡安克鲁兹

胡安克鲁兹教授现任英国皇家美术与人文学院院长,同时亦是一位创作丰富、展览众多、涉及录像、表演、文本及现场创作等不同艺术表现形式的艺术家。

他曾担任英国利物浦约翰莫尔大学艺术设计学院院长,将当前具有影响力的艺术机构的创新学术研究模式引入大学教育中。在1999年至2002年期间,他曾担任艺术文化协会全国巡展项目成员及伦敦视觉艺术顾问。

与此同时,他协助促成利物浦展览研究中心的建立,旨在推广各类重要展览,并以展览研究为主题,面向国际观众策办一系列专业学术讲座。

他亦身兼利物浦泰特文化协会会员、约翰莫尔利物浦展览基金会成员、利物浦双年展董事会成员及艺术设计高等教育协会执行部门指派成员等职务。另外,在他的领导下,利物浦艺术设计学院成为欧洲博物馆联盟项目艺术的用途的学术支持单位之一。

韦德国际,本届评委毛焰

湖南湘潭人,1968年出生,1991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现居南京。

毛焰探讨的不是肖像的意义而是肖像画的意义,是借用人物的轮廓和动作来完成线条、颜色、构图的实体化,是在写实主义的框架下探讨深幽微妙的人类精神世界。说到底,单纯的绘画不过是一个世界的再现方式,在这一点上,毛焰作品的意义不在开创,而在最准确的、不受时代杂音影响的传承。

近几年,毛焰个展相继在北京、日内瓦、纽约、巴黎举行。

本届评委叶永青

四川美术学院教授 中国当代艺术院艺术总监

在北京,重庆、昆明、大理和伦敦、清迈建立工作室。多年来,叶永青以创作者、策展人、艺术组织者和评论人的身份活跃于艺术界。他曾多次在世界各地举办个人艺术展和艺术群展。获得过多次国际奖项和国內学术奖。曾在云南昆明创办和发起上河会馆与创库艺术主题社区。

叶永青从八十年代中期以来一直在作品中延续着他特有的浪漫气质。对生活和艺术从容而闲适的接纳,浸透于作者抒情性的作品中。即便是放浪不羁的作品也透露着艺术家深厚的涵养和底蕴。中庸的文字、稚拙的涂鸦、歌唱性和宠物化的形象都具有梦幻般的内在联系,浪漫的荒诞和幽默更具东方式的温情,这些变幻而统一的景致都是叶永青以他特有的超越和恬淡的心态创作出来的。

本届评委

Elizabeth Magill

伊丽莎白麦吉尔

麦吉尔在伦敦和北爱尔兰生活、工作。她的作品由英国伦敦的威尔金森画廊和都柏林的克林画廊代理。

麦吉尔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就读于伦敦大学斯莱德美术学院并获得文学硕士学位。90年代起,她先后在布里斯托尔的阿尔诺菲尼画廊、南安普敦市艺术画廊和都柏林休雷恩市立现代美术馆举办个展。她还曾参与在伦敦海沃德画廊举办的英国艺术展3、伦敦蛇形画廊举办的艺术展诱饵,以及2000年在意大利举办的米切蒂奖2000。

2004年至2005年,麦吉尔的作品在英国圣像美术馆、盖茨黑德的波罗的海当代艺术中心和米尔顿凯恩斯画廊巡回展出。

2011年,她在伊斯特本的陶纳画廊举办个展。

2012年,她参与了在首尔海特艺术空间举办的景观艺术展。同年,在首尔的循环画廊也有作品展出。

麦吉尔将于2017年至18年在贝尔法斯特堡的阿尔斯特博物馆及都柏林的皇家爱尔兰学院画廊举办巡回个展。

本届评委

Michael Raedecker

迈克尔雷德克尔

1999年获约翰莫尔绘画奖一等奖,2000年获特纳奖

1963年,出生于荷兰阿姆斯特丹;

1985年至1990年, 就读于荷兰阿姆斯特丹皇家艺术学院服装设计系,并获得学士学位;

1993年至1994年,就读于荷兰阿姆斯特丹皇家视觉艺术学院;

1996年至1997年, 就读于英国金史密斯学院艺术系,并获得文学硕士学位。

本届评委

Jonathan Watkins

乔纳森沃金斯

乔纳森沃金斯自1999年起担任圣像美术馆馆长。此前他在伦敦工作数年,曾先后担任蛇形画廊策展人及奇森黑尔画廊馆长。

沃金斯曾策划多个大型国际性展览,包括1998年悉尼双年展、艺术展生活的事实:日本当代艺术、艺术展日常、2003年泰特三年展、2006年上海双年展、2007年沙迦双年展、艺术展协商以及2012年广州双年展。他还曾参与策划威尼斯双年展:欧洲部分,欧洲米兰2000以及2007年巴勒斯坦双年展。2013年的威尼斯双年展上,他主持了伊拉克展馆的策展工作。

沃金斯撰写了大量关于当代艺术的文章。他近期的著作聚焦于朱塞佩贝诺内、马丁克里德、安娜卡特琳娜多文、塞米恩法比索维奇、李昢、杨振中、野口里佳、卡罗尼德雷尔、比特斯楚里和科妮莉亚帕克的艺术创作。他曾撰写关于日本艺术家河原温的艺术专论,并由菲登出版社出版。

沃金斯在多个艺术机构的委员会和董事会任职。曾于2011年至2015年就职于英国的帝国战争博物馆;2011年至2013年及14年至18年间担任英格兰艺术理事会收藏收购委员会委员,并自2013年起参与第一次世界大战百年文化项目。2013年,沃金斯获《外交政策》杂志提名为世界百位思想者之一。

约翰莫尔绘画奖

约翰莫尔绘画奖是每两年举办一届,奖励最好的当代绘画作品的绘画比赛。此项赛事以创始人约翰莫尔的名字冠名,创立于1957年。大赛获奖作品与入围作品作为利物浦双年展的一部分在利物浦国家美术馆步行者画廊展出。在以往的获奖者中包括大卫霍克尼,彼德多依格,理查德汉密尔顿等国际知名画家。

在英国约翰莫尔绘画奖在绘画中的领导地位始终如此,大赛一等奖的获得者始终被视为国家绘画比赛的最高荣誉。约翰莫尔绘画奖的传承至今60年,并成为利物浦双年展中最核心的展区。如今约翰莫尔绘画奖已经与利物浦国家美术馆建立了牢固的合作关系,每两年在国家美术馆的步行者画廊举办约翰莫尔当代绘画大展。

在中国,约翰莫尔绘画奖的合作方是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中国赛区秉承英国约翰莫尔绘画奖的运作理念与机制,大赛评委会由3位英方评委与2位中方评委组成,独立进行评选,标准仅基于作品的品质,整个评选过程直至获奖者产生,都是匿名的。每届约翰莫尔绘画奖评选出一名约翰莫尔一等奖以及四名约翰莫尔奖。

秉持公平、公正、公开的办赛宗旨,坚持国际化评选标准,提供国际文化交流舞台,约翰莫尔绘画奖从2010年到2016年已成功举办了四届,今年是第五届,参赛艺术家包括港澳台在内遍及中国所有省市自治区,每届参赛者数量都以千数递增,得到各地艺术家的积极响应和广泛参与。大赛获奖作品以及入围艺术家的艺术造诣受到国际评委的认可,为优秀的中国艺术家在国际舞台展现他们的艺术成就创造了条件。

大奖作品由合作方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以及约翰莫尔大学收藏。一些国外著名收藏家、国内大型企业及个人也参与收藏参赛艺术家的作品。现在,约翰莫尔绘画奖也受到各大美术院校、美术馆、画廊、文化机构、收藏者的青睐,是一项在中国艺术界享有声誉的赛事。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