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支敦士登国家博物馆馆长雷诺·沃康摩尔——艺术的守护者

韦德国际,欧洲人能看懂中国的风雅艺趣吗?

时间:2018年07月19日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

韦德国际 1

《齐白石十二生肖》限量版邮票

  2018年6月27日,在位于欧洲内陆中心的中立国列支敦士登首都瓦杜兹的国家博物馆中,一个名为“风雅艺趣——中国人的生活·智慧·艺术”特展拉开大幕。

  这是继北京画院2015年4月首次将馆藏齐白石真迹带出国门、在匈牙利国家美术馆举办专题展之后,与欧洲国家级博物馆进行的又一次艺术交流展。与3年前的齐白石个展不同的是,“风雅艺趣——中国人的生活·智慧·艺术”特展所展出的70余件作品是以齐白石的馆藏精品为主,辅以吴昌硕、关良、叶浅予、贺友直等诸多名家真迹,并结合文玩器物,意图多角度呈现出中国传统文人笔下饱含深意的斑斓世界。

  展出的齐白石真迹有描绘中国传统文人生活的《读书图》和《石涛作画图》;表现中国特有纪年标志的全套《十二生肖图》;带有民间百姓习俗的《挖耳图》和《搔背图》;馆藏草虫中最具代表性的正面透视《灶马》;以及带有祝福寓意的《升官图》《发财图》《桃实》和《老当益壮》。无论是再平常不过的蔬果草虫,还是文人雅会时的曲高和寡,所展出的绘画作品试图从文化、风俗、生活、信仰等多个层面让处于另一文化语境的观者能够更为深入地了解中国传统文化和文人生活。西方的观者既可以从画作中感受到中国传统文人用梅兰竹菊四种花卉植物来暗喻气节和品格,用何等方式来读书、观画、品茶、饮酒和抚琴,也能够直观地了解中国戏剧的人物造型,百姓的生活智慧及其对吉祥、美好的向往。这些唯美的画作将中国人热爱大自然并享受生活,“以物寄情”来倾诉丰富内心世界和人生追求的表达方式表露无遗。

  列支敦士登国家博物馆馆长雷诺·沃康摩尔表示,列支敦士登及其周边如瑞士、奥地利、德国在内的德语系国家大多数博物馆和美术馆鲜有中国艺术的馆藏和相关研究人员,以至于对中国悠久的古代文明和璀璨的传统文化缺乏系统且直观的认识。相比较我国当代艺术和艺术家们在西方语境下的国际影响力,很多观众甚至片面地认为中国仅有当代艺术作为现阶段文化输出的精华和骄傲。因此,自2015年首次到北京画院参观之后,他便萌生了要在列支敦士登国家博物馆筹备一个展品量级足够精良、内容足够丰富、且最重要的是要将画中所展现出的文化内涵以言简意赅的方式来讲述的绘画类展览。为了向欧洲观众呈现他心中中国传统绘画的博大精深,在展览筹备期间数次到访北京画院的沃康摩尔馆长亲自参与了展品的挑选。

  展品中有一副李可染的《观画图》属于家属寄存而非画院馆藏,因此这幅画成为了展览中为数不多的复制品之一,但它却是沃康摩尔馆长第一幅“钦点”确定展出的作品,仅为了让列支敦士登的观者能够感受中式“把玩”这种有别于西方传统悬挂品画的观赏方式。事实上,《观画图》既是一张能够凸显本次展览主题的绝佳作品,也是本次策展理念的一个缩影——既要从内容中展现出中国文人墨客传统的观画方式和生活情趣,也要通过画作反映出中西方文化传统的差异。

  近年来,我国越来越多的博物馆和美术馆开始与西方名馆建立交流项目。但相比较西方博物馆和美术馆更为现代的展览设计理念、更成熟的市场传播体系,以及学术研究与策展两个独立专业更为系统及完善的结合,我国交流去西方的本国经典艺术展览则欠缺新意。尽管我们拥有海量的艺术瑰宝,但在西方的艺术展则多半以单一的展示为主。青铜器或兵马俑等器物类还相对好些,最难做的就是绘画类展览。令我感触最深的是,很多经典绘画展大都只是进行一个悬挂和展示的简单过程,并站在主观的语境下以一种“想当然”的粗略描述展现给外国观者,欠缺站在西方观众的角度进行解读和阐述。绘画本就是一位艺术家综合素养的体现,画家所勾勒出的画面或许是在讲述一个耳熟能详的故事,或是一种抒发内心情感的表达,但想要看懂这幅作品,一定是建立在和画家相同的语境之下的。如若缺少系统的讲解和说明,观者在欣赏不同语境下的作品时,更多的是一种走马观花看热闹的状态,仅知道那是大师名作,但其寓意为何、因何以这种方式创作、作品究竟好在哪儿却也无法说清。因此,在和沃康摩尔馆长反复沟通之后,双方最终对展览的内容和展示方式达成共识:代表中国传统绘画最高境界的大师名作为出发点;在其代表作中挑选中国人耳熟能详但和对方传统习俗有所差异的主题;用有针对性的解读方式,来呈现中国传统文化的独特魅力。

  为了能在列支敦士登这个富足的欧洲小国展现出中式韵味,双方策展团队煞费苦心。大到展厅中悬挂的红灯笼、作为展览装置艺术实体陈列的布满文房四宝的中式书房;小到作为观众展览互动的算盘、书画卷轴和被我们俗称为“老头乐”的后背抓挠,这些细节试图将我们习以为常的习俗渗透到万里之外的西方博物馆中。为了在展厅面积本不宽裕的国博尽可能呈现更多展品,沃康摩尔馆长史无前例地拿出上下两层展厅进行陈列。由于西方油画没有手卷这种创作载体,他还特别订制了两个6米长的展柜,仅为展出长度超过10米的手卷《畅春修禊》。

  如果说博物馆外悬挂的街旗和馆内的易拉宝海报乃是展览宣传的常规配套方式的话,那么素有“邮票王国”美誉的列支敦士登则让邮票与画作的完美结合成为了展览宣传的特殊手段。列支敦士登邮政为本次展览特别设计了限量版齐白石《十二生肖》(全套十二枚)和展览同名邮票(全套十枚)各一套,以及两套小型张邮票于开幕式当天在博物馆衍生品店亮相。不仅如此,所有到场嘉宾的邀请函上均贴有不同的邮票,这也是列支敦士登国博为给展览预热所采用的颇具意义的特殊手段。除此之外,沃康摩尔馆长还“入乡随俗”地套上为展览特别订制的黄色刺绣唐装主持开幕式;在衔接上下层展厅的楼梯摆上身穿各色旗袍的模特。这一系列细致入微的“接地气”安排无不凸显出馆长本人对中国传统文化发自内心的尊重和热爱。

  “风雅艺趣——中国人的生活·智慧·艺术”特展在列支敦士登国博的举办为我国经典艺术走向世界提供了一种新的模式与思考:任何有意义,有价值的深层文化交流不应仅是让观者认识到另一种文化背景和思维体系的存在,而应在享受美好艺术的过程中,试图站在对方的角度研究、分析并总结两种文化语境的异同,从而有利于双方更为顺畅的沟通与相互理解。

韦德国际 2

韦德国际 3

原标题:欧洲人能看懂中国的风雅艺趣吗

▲ 刘凯乔女士代表凤凰艺术对沃康摩尔进行专访

6月27日,列支敦士登首都瓦杜兹的国家博物馆中,一个名为风雅艺趣中国人的生活智慧艺术特展拉开大幕。

2016年10月底,列支敦士登国家博物馆馆长沃康摩尔来到位于北京的凤凰中心,与我们分享了他对于东西方艺术的理解。在过去的近600年中,列支敦士登王室收藏了大量无与伦比的艺术珍品,这些艺术品如今享誉各地,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艺术品私人收藏之一。在2013年,沃康摩尔曾经携列支敦士登王室珍藏来到中国,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行展览,也正是那次展览使得我们加深了对两个国家艺术文化的理解。下面是凤凰艺术为您带来的相关报道。

这是继北京画院2015年4月首次将馆藏齐白石真迹带出国门、在匈牙利国家美术馆举办专题展之后,与欧洲国家级博物馆进行的又一次艺术交流展。与3年前的齐白石个展不同的是,风雅艺趣中国人的生活智慧艺术特展所展出的70余件作品是以齐白石的馆藏精品为主,辅以吴昌硕、关良、叶浅予、贺友直等诸多名家真迹,并结合文玩器物,意图多角度呈现出中国传统文人笔下饱含深意的斑斓世界。

▲列支敦士登

无论是再平常不过的蔬果草虫,还是文人雅会时的曲高和寡,所展出的绘画作品试图从文化、风俗、生活、信仰等多个层面,让处于另一文化语境的观者能够更为深入地了解中国传统文化和文人生活。西方的观者既可以从画作中感受到中国传统文人用梅兰竹菊四种花卉植物来暗喻气节和品格,用何等方式来读书、观画、品茶、饮酒和抚琴,也能够直观了解中国戏剧的人物造型,百姓的生活智慧及其对吉祥、美好的向往。这些唯美的画作将中国人热爱大自然并享受生活,以物寄情来倾诉丰富内心世界和人生追求的表达方式表露无遗。

列支敦士登是座落在奥地利和瑞士之间的内陆国。它的国歌《在年轻的莱茵河上》特别形象地描述了国家的情况和人民的心态,歌词是这样说的:

列支敦士登国家博物馆馆长雷诺沃康摩尔表示,列支敦士登及其周边如瑞士、奥地利、德国在内的德语系国家大多数博物馆和美术馆鲜有中国艺术的馆藏和相关研究人员,以至于对中国悠久的古代文明和璀璨的传统文化缺乏系统且直观的认识。相比较我国当代艺术和艺术家们在西方语境下的国际影响力,很多观众甚至片面地认为中国仅有当代艺术作为现阶段文化输出的精华和骄傲。

高踞莱茵河畔,背靠阿尔卑斯山岭,列支敦士登。这心爱的家乡,这亲爱的故乡,上帝为我们选定这洞天福地。

近年来,我国越来越多的博物馆和美术馆开始与西方名馆建立交流项目。但相比较西方博物馆和美术馆更为现代的展览设计理念、更成熟的市场传播体系,以及学术研究与策展两个独立专业更为系统及完善的结合,我国交流去西方的本国经典艺术展览则欠缺新意。尽管我们拥有海量艺术瑰宝,但在西方的艺术展多半以单一展示为主。青铜器或兵马俑等器物类还相对好些,最难做的就是绘画类展览。令我感触最深的是,很多经典绘画展大都只是进行一个悬挂和展示的简单过程,并站在主观语境下以一种想当然的粗略描述展现给外国观者,欠缺站在西方观众的角度进行解读和阐述。

作为拥有不到4万人口的袖珍国家,人均GDP高达16万美元,正是因为国家的富庶和文明,整个国民对于艺术的了解和热爱可谓无与伦比。

如果说博物馆外悬挂的街旗和馆内的易拉宝海报乃是展览宣传的常规配套方式的话,那么素有邮票王国美誉的列支敦士登则让邮票与画作的完美结合成为了展览宣传的特殊手段。

沃康摩尔参观凤凰中心

风雅艺趣中国人的生活智慧艺术特展在列支敦士登国博的举办为我国经典艺术走向世界提供了新的模式与思考:任何有意义、有价值的深层文化交流不应仅是让观者认识到另一种文化背景和思维体系的存在,而应在享受美好艺术的过程中,试图站在对方的角度研究、分析并总结两种文化语境的异同,从而有利于双方更为顺畅的沟通与相互理解。

▲列支敦士登国家博物馆馆长沃康摩尔在凤凰领客文化副总裁刘凯乔的陪同下参观凤凰中心

▲沃康摩尔在凤凰中心合影留念

10月底,列支敦士登国家博物馆馆长沃康摩尔来到位于北京的凤凰中心,作为欧洲著名的考古学家,他与我们分享了他对于东西方艺术的理解。

沃康摩尔对话凤凰艺术

▲沃康摩尔接受专访

沃康摩尔在接受凤凰艺术专访时表示,列支敦士登国家博物馆有着丰富的收藏,我非常喜欢我们的邮票收藏,我们还有许多有意思的古代艺术绘画作品展览。但不仅是珍贵绘画作品,还有宝石、金、银、铜,以及玻璃的展览。同时我们还有着世界上最丰富的古代东方收藏,大约有4500个品种。这些收藏不仅展现了我们的文化,还体现了世界历史文化。比如说,其中就有中国古代的收藏。东西方文化截然不同,西方主要是油画创作,而东方可以孕育出无与伦比的水墨艺术作品,这是我们永远无法企及的。尤其是中国的艺术家正在努力促成东西方文化融合,我认为中国的艺术家比一些欧洲艺术家更有可能做得到,因为我认为水墨比油画更复杂。

▲ 列支敦士登王室珍藏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

沃康摩尔非常注重国际间的艺术交流。就在2013年,他携列支敦士登王室珍藏来到中国,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行展览。也正是因为这次展览,让中国的观众们了解到了列支敦士登丰富且珍贵的艺术品珍藏。当然,这也得益于其王室的收藏传统。在过去的近600年中,列支敦士登王室收藏了大量无与伦比的艺术珍品,这些艺术品如今享誉各地,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艺术品私人收藏之一。

列支敦士登王室珍藏展展出作品

▲ 列支敦士登王室珍藏展展出作品

沃康摩尔馆长表示,列支敦士登王室有着最大的油画大师艺术品珍藏,非常荣幸可以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其中的部分珍藏。王世珍藏闻名遐迩,早在400年前,王室就已经开始收藏各种艺术珍品,并一直保持着这个传统,直到今天都扔在继续,所以才有如今珍贵且著名的王室珍藏。其中包含了意大利、荷兰、德国等欧洲油画大师的名作,让人难以置信。

▲ 列支敦士登王室珍藏展展出作品

沃康摩尔馆长还提到,在收藏时,进行艺术品选择的标准就是重视质量。高质量是最重要的,不是只看重著名画家的作品而忽视画作质量。所以收藏看重的不仅是好画家,更是好画家的好作品。还有一个我认为非常重要的方面是,有时候有些作品可能第一眼并不吸引人,但它可能记载了重要的历史与文化,这样它也有收藏的价值。

而在列支敦士登丰富的文化中,邮票绝对是最不可或缺元素。列支敦士登有邮票王国之称,其创作的邮票作品具有极高的艺术和收藏价值,甚至有这样一种说法:当年,列支敦士登是通过发展邮票产业,才走出了二战之后的经济萧条。

▲ 1912年列支敦士登发行的第一套邮票

沃康摩尔认为,邮票非常好,列支敦士登因邮票而闻名,它承载了许多信息,邮票上体现了列支敦士登,也体现了这个世界,并且还有动物主题,但其内在还蕴含着艺术维度。很久以前,列支敦士登便因艺术家创作的邮票而闻名。列支敦士登在1912年发行的第一套邮票,便是由著名艺术家Koloman Moser设计。直到今天,我们的邮票还是由艺术家创作。因此,列支敦士登的邮票之所以闻名内外的原因就在于其具有的艺术质量。这就像一种传统,但我们是唯一还在延续这个传统的国家。不仅仅是在邮票上展示图画,更是一直由艺术家来创作邮票。

邮票在方寸之间,因为其承载的文化和艺术而发挥出了巨大的魅力;列支敦士登也是如此,方寸之间的袖珍小国,因为数百年来对欧洲艺术的巨大贡献而闻名遐迩,成为在文化上有重要影响力的国家。

沃康摩尔馆长对于未来的文化立国有许多期许,他希望,通过与不同国家博物馆领袖的交流,促成更多国家间的艺术大展,作为深化彼此了解和扩大国家影响力的重要战略。

▲ 2016年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的列支敦士登之夜

沃康摩尔表示将与各博物馆馆长分别见面,希望对两国交流有新的思路。我们已经有了一些交流,在此基础上,会继续加深。我非常期待,也很看好,尤其是接下来在列支敦士登国家博物馆举办的关于中国的展览。非常感谢中国。我们生活在日益全球化的世界里,人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我认为,加深彼此了解是非常重要的,这就需要通过相互交流来实现。

上一篇:第八届“昌新艺术奖学金”在京揭晓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