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一民两幅历史画学术解析展

侯一民两幅历史画学术解析展

侯一民两幅历史画学术解析展

8月18日,由中国美协、中央美院、中国美术馆、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等单位主办的“侯一民两幅历史画学术解析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中国文联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左中一、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吴长江、中央美院院长潘公凯、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侯一民先生、以及詹建俊、靳尚谊、伍必端、潘世勋等一批老美术家,各界嘉宾数百人参加了开幕式。

展览将以荣获由中国文联、中国美协颁发的“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中国美术史上的杰出艺术家侯一民的两张主题性创作《刘少奇与安源矿工》《毛主席与安源矿工》为核心,把这些作品的创作过程所做的全部素材和创作环境予以充分呈现,揭示艺术家一贯坚持并至今矢志不渝的“艺术来源于生活”的主张和实践。

侯一民先生是新中国第一代艺术家的代表,又是新、旧中国巨大变化的参与者、见证者、观察者和奉献者,所以,近年来学术界开始对其作品的历史和社会意义进行研究,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馆、北京大学、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合作支持下,通过对侯一民两幅历史画的学术解析和展示,将作者的创作观念和具体技法作为图像与视觉研究的当代艺术学样本。

展览的空间布置,主要是展现侯一民先生的两幅历史画《刘少奇与安源矿工》和《毛主席与安源矿工》。以两幅历史画创作为中心,素描稿与其并列存放,并展示与主题创作相关的草图、习作、写生和研究材料。在三年来侯一民档案的调查研究中,沿着侯先生的作品完成线索及产生背景,仔细核对他每次深入生活的时间、地点、当时工作的条件、状态,以及相关活动的文献根据(通讯、介绍信、工作证、收集的材料、当时的工作照片等),同时探寻侯先生当年深入煤矿时的状态,通过对煤矿有关的各种环境、工具、人物、气氛、劳动状态以及个人心情的形象表达的研究,甚至是对在矿井内部行走和采掘的特殊气氛的体验,亲临井下的特殊艰苦和困难的心理影响的了解,从而为一个艺术品的产生营造出一个整体。这次展览将把矿山的一些器具和工具作为装置放入展厅。它们与速写一起,成为解析两幅历史画的依据。在这里,它们都不再是一个个简单的物,而是一个事件和一种深切的感受所形成的痕迹与记录。

为了充分实现这种显现痕迹和记录,展览和画册中还将对一些细节做放大处理,从而揭示侯一民先生的这两幅历史画所具有的两个特殊贡献。第一,如何将造型超越具体的细节描绘,而成为一种视觉的力量。这个方面,一是通过人物造型来加以呈现,另一个则通过整体构图的修改来实现。(比如画矿工,画的是一个整体的“造型”,而不再是具体的言谈、动作、面貌)。第二,侯一民先生对历史画的解释性贡献,即历史画既是当时历史事件的呈现,又应该是让现代人看得懂、能感动的历史画。这一点是通过将历史人物进行时代性转换,从而完成作品对观众的影响。(比如刘少奇的青年形象并不为大家所熟悉,侯先生就利用大家熟悉的刘少奇形象将之年轻化。)

侯一民先生对自己的创作生平,有着深刻的自觉,他亲自为展览编制了一个图文并茂的《自叙》,展现自己在各时期从事的各方面创作成果,使其艺术渊源、历程、变化获得一种丰富的支撑。自叙直追怀素,大有“奔蛇走虺势入座,骤雨旋风声满堂”之慨。先是展现陈小溪、徐悲鸿、吴作人、马克西莫夫等师辈对他的影响,接着展示他自己的人生和艺术创作的过程,从中能够看出侯一民先生是一位具有多方面才能的艺术家,他所展现出的艺术风格,既是历史脉络中的成果,又有其独到的个人贡献。同时这又是展览学术分析工作的组成部分,标示出两次主题创作历史画在他的创作年表中的位置,通过对其所进行的社会活动、艺术调查、教学工作、艺术创作的全面了解,让学界和观众了解一个艺术家整体的贡献,同时也加深对这两幅历史画在艺术家整体艺术创作中的份量和位置。

对侯一民先生的艺术展现如果仅止于此,还并不足以令人清晰和印象深刻,因此展览将侯先生为这两幅历史画准备的20幅素描精品集中展示,以达到从“观看”上直观地呈现侯一民艺术创作原则——“深入生活,在深刻的感动中完成创作”,印证侯一民先生如何通过对劳动人民的深厚感情和对实际生活的深切体验,而完成的一种独特的创作道路,使得两幅历史画再度显现出与生活和现实强烈的感情和深刻、密切的关联。事实上,建国之后,这一代艺术家遵循现实主义道路,几乎都实践“深入生活”这个方向,逐步把中国的美术学院教育改造成符合这个方向的教学制度。作为曾经主持过中央美术学院全校工作的第一副院长,侯一民先生既是设计者、推进者,又是领路人。但是,作为一个艺术家,关键是在这条道路上走得有多远、显现得有多精彩、激情又是如何在笔下呈现得深刻而辉煌。当谭平教授在参与策划的时候,反复强调一句话:“我刚从柏林归来,再一次参观了珂勒惠支博物馆,侯先生的这批素描比之毫无逊色,似有过之。”在研究中,我们发现这也与侯先生多方面的人文修养(包括早年的国画教育、对古代美术的理解、对民间美术的深刻了解等)相联系。在“侯一民档案”中所做的相关研究,虽然未必能在这次展览中全部呈现,但却在学术上为确认侯一民先生的这些贡献在中国艺术史上的意义和价值,完成了必要的准备。

这次展览希望为学界重新定位侯一民先生作为新中国美术史第一代最重要的艺术家的地位提供学术数据和档案。一个时代的历史不会由当时人自己书写;但是一份数据和档案将是未来的中国艺术历史的史料与证据。

an>

编辑:admin

中国美协赴著名美术家侯一民先生工作室进行党性修养专题教育

  6月12日,中国美协党总支组织全体工作人员赴中央美院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侯一民先生工作室)进行党性修养专题教育,著名美术家侯一民先生为大家授课。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吴长江同志,副书记、秘书长徐里同志,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陶勤同志、杜军同志参加了活动。侯一民先生是新中国第一代美术家,长期从事美术教育工作,是新壁画运动的开拓者之一,曾参与设计第三、四套人民币。16岁考入徐悲鸿担任校长的北平国立艺术专科学校,18岁加入地下党,并担任地下党支部书记。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侯先生带领大家参观了工作室和展厅,详细介绍了油画《青年地下工作者》、《刘少奇与安源矿工》、《毛主席与安源矿工》的创作背景和当年轶事。在巨幅油画《毛主席和五十六个民族》前面,侯先生回忆了迎接北平和平解放、保护徐悲鸿的峥嵘往事,并系统阐释了关于树立“艺术为时代服务、为人民服务”的深刻内涵,教导大家“共产主义是人类最进步、最前卫的思想”。同时,针对当下的新形势、新特点,讲解了独创性与党性的关系,艺术与政治的关系,创作自由与服务社会、服务人民的关系等。通过重温历史情境、回顾经典作品,大家充分领会到革命先辈的精神力量,进一步坚定了继承光荣传统,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理想信念。

图片 4

“执手同道——吴作人、萧淑芳合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

  2018年9月21日,由中国美术馆、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央美术学院、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主办的“执手同道——吴作人、萧淑芳合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展览侧重于吴作人、萧淑芳两个人之间相互映照的关系,以此来展开艺术家的创作经历、内心世界和一代宗师的胸怀与远见,以及和睦而美好的家庭生活。通过展出作品近三百件,梳理他们两人从各自的发展到相濡以沫的一段段转折的过程,跌宕生姿,漪涟交集。

图片 5

开幕式现场

  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原中央美术学院院长靳尚谊;中国油画学会名誉主席、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詹建俊;以及著名老艺术家侯一民、钟涵、袁运生、杨澧、杨先让、盛杨、高潮、潘世勋、文国璋、李重庵、李克瑜、任梦璋、曹春生、邓国源、孙景波、蒋采萍等嘉宾出席开幕式。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吴为山;中央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范迪安;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理事长朱青生等主办单位领导,以及吴作人、萧淑芳的家属商玉生、肖慧等共同出席开幕仪式,开幕式由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安远远主持。

  吴为山馆长、范迪安院长分别致辞,吴为山馆长向吴作人、萧淑芳先生的家属代表颁发捐赠证书,感谢他们将萧淑芳先生各个时期代表作十幅捐赠给中国美术馆永久收藏,萧慧女士致答谢辞。

图片 6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吴为山致辞

  值此中秋佳节到来之际,吴为山馆长代表中国美术馆向前来参加开幕式的嘉宾表示感谢。他说,中秋佳节,月圆人团圆。今天中国美术馆汇聚了中国美术界许多德高望重的老前辈,这座国家美术殿堂也仿佛化身为吴作人先生、萧淑芳先生的课堂,展示他们执手同道的艺术人生,在人生与艺术的互动中展示他们在艺术上探索,在学术上的思索,在教育方面的成就。同时,吴为山馆长对中央美术学院长期以来对中国美术馆在收藏、展览,以及学术建设等方面做出的贡献表示感谢,对中央美术学院培养的一批优秀艺术家捐赠作品的高尚行为表示敬意。吴为山馆长介绍,中国美术馆有着两位艺术家代表作的重要收藏,也在各类陈列展和专题展中经常展出两位艺术家的作品。此次吴作人、萧淑芳合展,我馆又得到了萧淑芳先生各个时期代表作十幅,汇入中国美术的洪流,生生不息,他们以教书育人的大爱感动我们,他们更以传世作品的大美来感动我们。“习近平总书记在给中央美术学院8位教授的回信当中提出来‘以大爱之心育莘莘学子,以大美之艺绘传世之作’。这个传世就是要传承道德,传承艺术,传承人生。”他说。

图片 7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范迪安致辞

  范迪安院长代表中央美术学院党委行政班子对展览的举办表示热烈的祝贺,向美院和美术界各位德高望重的前辈表示敬意。他认为,吴作人、萧淑芳先生是20世纪中国美术发展历史上做出杰出贡献的艺术名家名师,他们的艺术思想、艺术实践和艺术成果在美术界,乃至全社会都影响深远。他表示,吴作人先生和萧淑芳先生为开拓20世纪以来中国美术的发展积累了重要经验,这种影响不仅仅是技巧、技法的,更是文化理想和精神追求。多年来,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以吴作人先生、萧淑芳先生为研究个案,不断推动对前辈艺术家深化的研究,形成深远的学术影响。今天,中国美术馆在吴为山馆长的高度重视下,将此展纳入中国美术馆捐赠与收藏系列,向社会公众展示两位先生的艺术业绩,让更多公众认识中国美术的发展之路,也体现出中国美术馆越来越重视作为一个社会大众终身美育的大课堂的格局。他说:“时代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但是吴作人先生,萧淑芳先生那种求学致意,精益求精的精神是我们要不断秉承和弘扬的,这样的展览和这样的学术活动就是一种继承传统的最好方式。”

图片 8

吴作人、萧淑芳的家属肖慧女士致辞

  萧慧女士代表家属向主办单位和到场嘉宾表示衷心感谢,她说,在我父亲吴作人先生诞辰110周年之际,有幸能在中国美术馆为我的父母吴作人、萧淑芳二位先生举办他们的合展,我们全家都感到非常的光荣和欣慰。作为家属的我们,在我母亲去世以后,一直有一种想法就是给他们做联合展览,感谢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先生,当我们把想法告诉他以后,他很果断地肯定了我们这次办展的宗旨,并且安排到金秋这样的大好季节,还有这么好的展厅,使得这次展览能够顺利开幕。十年前的2008年,同样也是在这个地方举办了我父亲的百年诞辰展,当时我们就给中国美术馆捐赠了我父亲32件代表作精品,这次举办他们两个人的合展,我们考虑到母亲的作品馆藏比较少。所以,特意精选了她10幅不同时期的经典著作,一并捐给美术馆。我们觉得吴作人、萧淑芳的艺术是祖国的,是人民的,我们今后还会根据不同的需要,不同的场合继续捐赠作品。他们两个人的优秀作品就是应该放在最合适的地方。

图片 9

吴为山馆长为家属肖慧女士、商玉生先生颁发捐赠证书

  谈到展览缘起,吴为山馆长表示,纪念先贤,以励来者,是中国美术馆不忘初心的历史担当和时代使命。我馆将有计划地推动捐赠与收藏系列展的实施,为卓有成就的中国近现代艺术家举办展览,通过展示他们的大爱之心和大美之艺,彰显其正确的价值取向和崇高的生命意义。吴作人先生和萧淑芳先生,是中国20世纪深受尊敬的两位艺术家和艺术教育家。他们的合展,正是这一系列展览的重头戏。

  吴为山馆长介绍,吴作人先生在世时,就对中国美术馆的收藏工作付出大量辛劳,不遗余力地帮助我馆搜集不同时代艺术家的材料和遗作,同时也把自己的精品捐赠给中国美术馆。尤其是后者,为更多优秀的中国艺术家做出了表率——将最重要的代表作保存在中国美术馆,其影响可谓深远。吴作人、萧淑芳先生过世后,家族后人继承先生的遗风,把一些成组的代表作陆续捐献给中国美术馆。比如吴作人先生在完成民族油画的重要代表作《齐白石像》之前,经历了一段从欧洲油画语言向民族油画语言转变的探索时期,创作过一批探索性风景写生作品。这批对中国油画本土化发展极具研究价值的重要资料,也由家属2008年在我馆举办的吴作人百年诞辰纪念展上捐献给了中国美术馆。2011年,中国美术馆又举办了萧淑芳先生的百年纪念展,展览之后所整理出萧先生各个时期的代表作亦借这次合展之机,一并捐赠给了中国美术馆,让我馆收藏的两位艺术家作品更加丰富完整,在此我表示衷心的感谢!

图片 10

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安远远主持开幕式

图片 11

吴作人外孙女吴宁主持第四届“吴作人艺术奖”、第四届“萧淑芳艺术奖”颁奖仪式

  吴作人(1908-1997)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对中国二十世纪美术有重要贡献。他早年留学欧洲,回国后西行变法,创作出中国气派的油画风格,并创立了熊猫、牦牛、骆驼、金鱼等一系列中国画前所未有的样式,影响深远。他在1950年代至1990年代领导了中国的艺术教育和艺术创作的学术方向与技术探索。吴作人一直得到了夫人萧淑芳女士的陪伴、支持和理解。

  萧淑芳(1911-2005)出生于民国元勋之家,其叔父萧友梅是孙中山的政治秘书,也是中国现代音乐的奠基人。而她自己幼年国画受齐白石指点,油画得徐悲鸿亲炙,游学欧洲,是民国女性知识分子的典型代表。她与吴作人一生相伴,温柔娴雅,而自己终身执教艺术,创作不辍,其艺术成就俨然成为一代独立风格的女性大家。

  吴为山馆长表示,本次中国美术馆举办吴作人、萧淑芳两位先生的合展,其实也向观众介绍了一种中国近现代美术史的新课题和新方法——即经由艺术家之间的互相关系来揭示艺术与生活和社会的特殊关系。吴作人、萧淑芳二位先生既是生活伴侣亦是艺术伴侣,皆毕生从事美术教育,桃李育满天下。习近平总书记在不久前给中央美院八位教授的信中,指出“美术教育是美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塑造美好心灵具有重要作用”。举办这次展览,既能够为观众启迪思想、温润心灵、陶冶人生,同时也是对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做好美育工作,弘扬中华美育精神”“坚持以美育人、以文化人”指示精神的落实。我们希望,这样的展览可以长期不断地举办下去,让大家共同努力,砥砺奋进,把新时代的中国美术事业和美育事业推向高峰!

图片 12

8嘉宾合影

图片 13

9展览现场

图片 14

10展览现场

图片 15

11展览现场

  开幕式之后,举行了第四届“吴作人艺术奖”、第四届“萧淑芳艺术奖”的颁奖仪式并举行了学术研讨会。

  展览呈现在中国美术馆1、8、9号展厅,将展出至9月27日。(周一闭馆)

执手同道 大爱大美

吴作人、萧淑芳合展前言

  纪念先贤,以励来者,是中国美术馆不忘初心的历史担当和时代使命。我馆将有计划地推动捐赠与收藏系列展的实施,为卓有成就的中国近现代艺术家举办展览,通过展示他们的大爱之心和大美之艺,彰显其正确的价值取向和崇高的生命意义。吴作人先生和萧淑芳先生,是中国20世纪深受尊敬的两位艺术家和艺术教育家。他们的合展,正是这一系列展览的重头戏。

  吴作人先生,祖籍安徽宣城泾县,出生于江苏苏州,其吴氏家族与古老的吴泰伯谱系一脉相承。他适逢辛亥革命风起云涌之际负笈欧洲,曾于比利时布鲁塞尔皇家美术学院荣获“桂冠生”称号和金质奖章。而在完整掌握了西方美术的写实造型方法和油画技巧之后,吴先生不顾国家抗战时期的纷杂动乱,毅然回国,将毕生精力交给了中国的教育事业和艺术发展。他是中国新文化运动之后全面掌握西方绘画观念和技法的杰出代表之一,也是用现代造型手段改造中国传统绘画方法,推行艺术教育改良的重要代表。上世纪50年代到1979年,吴先生一直执掌中央美术学院,80年代起又担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直到去世。他力主打破中西美术藩篱,提出互学互鉴的观点并躬身践行。比如要求学中国画要先学素描,把西方美术造型中的科学理性带入中国画;再如学油画必须学习书法,利用书法自由写意的笔法来丰富油画塑造的蕴藉等等。吴先生穷其一生,把中国传统的艺术精华与西方引入的学院式造型的训练制度充分融合,承一总万,举要治繁,极大推进了中国现代美术教育事业。

  在艺术创作方面,吴作人先生早年向比利时著名画家巴思天学习写实油画,并继承其“以社会为画室”的理念,始终创作不离现实生活,表现人之至情的入世之作。上世纪40年代,他又遵循恩师徐悲鸿先生“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绘画之可采者融之”的创作主张,有意识地寻找西方绘画与中国传统美术之间可能形成的逻辑关系,搭建通往古今中西美术互渗共融的津梁。吴先生从敦煌美术的视觉系统中借鉴了瑰丽的色彩、独特的章法以及富于创造性的组合变化,并以此启发自己的油画色彩设置与造型原则。在他眼中,敦煌并非某种风格性的存在,而是活生生的现实对象。其实某种程度上,临摹也可以看做一种写生形式,视域的宽窄则决定了两者的界线。如果将临摹敦煌壁画理解为写生中国西部人文风景,那么画家视觉经验的提炼过程必然融入千年传统和现实感受的共谋——而这,正是吴先生民族化油画风格形成的滥觞。于是,吴先生在表现康藏地区特有的地域景观与风土人情时,色彩便基本脱离了欧洲油画的谱系,并初步建立起响亮明快而不失典雅的民族油画语法体系。吴先生所探索这条油画民族化之路,进一步拓宽了中国艺术家的眼界,也为中西美术的有效融合提供了可资参详的成功样板。吴作人先生的中国画创作晚于他的西画,因此很大程度上他是运用早年西画训练出的造型功底去塑造对象,不仅形象逼真,意趣更加盎然。在吴先生笔下,熊猫憨态可掬、金鱼轻盈飘逸、雄鹰自由矫健、骆驼负重而行、牦牛勇往直前,这些精彩的形象,无不是画家人格精神的投射。那些寥寥线迹与数点墨痕,平淡浑朴、简约明净而又文意醇厚,风格迥然,雅俗共赏,深受业界赞誉和人民喜爱。

  值得一提的是,在吴先生为中国美术事业奔波操劳的一生中,始终有一位贤惠的妻子相伴左右。她,就是萧淑芳先生。萧先生是广东中山人,出生于民国世家,其家族为辛亥革命之元勋。萧先生早年就学于北平艺专和中央大学艺术系,深入研习传统文人画,曾得徐悲鸿、齐白石等宗师的亲炙,后留学西方,周游世界,与当地同行往来切磋,眼界殊为宽广。民国期间,她就在西方和中国举办个人画展,是中国早期重要的女性艺术家之一。新中国成立后,萧先生任教中央美术学院并兼课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其艺术创作依然坚持独立自觉的探索,风格自出机杼,不啻为新一代大家。

  萧淑芳先生一生创作不辍,审美视角多元,表现形式丰富,素描、水彩画、油画、中国画皆兼擅长。她的气质性情温婉淳和,文化素养广博深厚,人格品行高尚贵重,加之其东方女性特有的细腻敏感,共同造就了其作品诗性荡漾,乐律萦纡的审美意蕴。萧先生创作的题材中,花卉最为常见,艺术水准也最高。兰花的清幽,芍药的富贵,百合的纯洁,荷花的恬淡,郁金香的华美,报春花的热烈,杜鹃花的绚丽,在先生笔下无不格调高致,向世人传递着人间万象的美好明媚与艺术家情怀的天真烂漫。萧先生创作的花卉,视觉形式简洁,在一片空白的背景之上以灵动的色块、点线组合表达不同对象的姿态,“空”中有“色”,“色”中有“空”,犹如峡谷间溪水潺潺流淌,清澈纯净,余韵绵绵。萧先生创作的花卉,还大大丰富和升华了传统花卉画的色感,她巧妙地借着色彩转调、墨彩渗换等现代表现技法,让画面元素之间的关系变化多方而极富音乐感,“色”不离“乐”,“乐”不离“色”,仿佛旷奥环境中传来飘逸跌宕旋律,馨心素淡,悠扬闲散,绕梁袅袅。

  我本人素对吴先生和萧先生敬仰有加,也与两位先生颇有渊源,还曾有幸为吴作人先生塑像。遥想当年,吴先生向我讲起创作齐白石像的经历,不禁泣下沾襟。萧先生亦曾手书“业精于勤”赠我,并鼓励“你的艺术成就来自于勤奋”……如今,两位先生的音容笑貌历历犹在眼前,高山流水,能不依依?

  中国美术馆有着两位艺术家代表作的重要收藏,也在各类陈列展和专题展中经常展出两位艺术家的作品。此次吴作人、萧淑芳合展,我馆又得到了萧淑芳先生各个时期代表作十幅。吴作人先生在世时,就对中国美术馆的收藏工作付出大量辛劳,不遗余力地帮助我馆搜集不同时代艺术家的材料和遗作,同时也把自己的精品捐赠给中国美术馆。尤其是后者,为更多优秀的中国艺术家做出了表率——将最重要的代表作保存在中国美术馆,其影响可谓深远。吴作人、萧淑芳先生过世后,家族后人继承先生的遗风,把一些成组的代表作陆续捐献给中国美术馆。比如吴作人先生在完成民族油画的重要代表作《齐白石像》之前,经历了一段从欧洲油画语言向民族油画语言转变的探索时期,创作过一批探索性风景写生作品。这批对中国油画本土化发展极具研究价值的重要资料,也由家属2008年在我馆举办的吴作人百年诞辰纪念展上捐献给了中国美术馆。2011年,中国美术馆又举办了萧淑芳先生的百年纪念展,展览之后所整理出萧先生各个时期的代表作亦借这次合展之机,一并捐赠给了中国美术馆,让我馆收藏的两位艺术家作品更加丰富完整,在此我表示衷心的感谢!

  本次中国美术馆举办吴作人、萧淑芳两位先生的合展,其实也向观众介绍了一种中国近现代美术史的新课题和新方法——即经由艺术家之间的互相关系来揭示艺术与生活和社会的特殊关系。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是80年代吴作人和习仲勋、方毅、谷牧等领导同志一同起发起成立的艺术基金会,旨在推进中国美术的研究、创作和中国艺术的国际推广,而其中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整理“中国现代艺术档案”。目前他们整理吴作人、萧淑芳档案已经12年,其成果正是这次展览的学术研究基础。此外,吴作人、萧淑芳二位先生既是生活伴侣亦是艺术伴侣,皆毕生从事美术教育,桃李育满天下。习近平总书记在不久前给中央美院八位教授的信中,指出“美术教育是美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塑造美好心灵具有重要作用”。举办这次展览,既能够为观众启迪思想、温润心灵、陶冶人生,同时也是对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做好美育工作,弘扬中华美育精神”,“坚持以美育人、以文化人”指示精神的落实。我们希望,这样的展览可以长期不断地举办下去,让大家共同努力,砥砺奋进,把新时代的中国美术事业和美育事业推向高峰!

  中国美术馆馆长 吴为山

  二〇一八年九月

(转自:中国美术馆)

吴作人的《红军过雪山》、詹建俊的《狼牙山五壮士》等脍炙人口的名画是如何创作出来的?昨天,作为中央美院举行的“艺术中的革命与历史——中央美术学院革命历史题材创作文献展”揭示了这一秘密。 中央美院美术馆展览部主任唐斌介绍,展览共展出216件革命历史题材的创作草图、习作,除了王克庆、展望等人的4件雕塑初稿,主要是素描稿、油画稿、雕塑初稿以及部分作品图片,创作时间从上世纪50年代一直到90年代。其中包括为人们熟知的吴作人的油画《红军过雪山》、侯一民的油画《刘少奇和安源矿工》、闻立鹏的油画《国际歌》、詹建俊的油画《狼牙山五壮士》等一批彪炳新中国美术史的革命历史题材作品。 谈起此次展览的举办意图,中央美院院长潘公凯介绍说,一是为了今年的校庆,另外,文化部和财政部决定出资1.3亿元人民币联合实施“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计划在两三年的时间内组织一批革命历史题材美术作品。作为革命历史题材作品的重要创作团体,中央美院也想借此机会,给广大师生鼓鼓劲儿。 据悉,这些作品的成稿目前多藏于国博、军博、美术馆,考虑到借用很不方便,所以美院的师生就尽力寻找了这些老教授当年的习作草图、写生和速写展览。 展览将和作为美院87年校庆的另一大型活动、目前在中国美术馆展出的《靳尚谊艺术回顾展》一同在4月11日结束。